偷香小说网 > 云起天朝 > 第四章 梦魇

第四章 梦魇
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没有人的时候,我总会觉得很冷,周身刻骨的寒冷像是入坠冰窖。梦里是红衣的女子,血红的枫林。

  润儿每日让我喝药,起先几天尚好,后来便是一闻到药味,就想作呕。

  几日后,润儿拿来几粒丸子。

  “润儿,你喂我吃什么?”

  “殿下尝了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又甜又苦,甜和苦都恰到好处,倒是别有一番滋味。”我眯着眼睛,皱着眉头,就算有甜味,可是我的牙……

  “这是药,殿下。”

  “药?不苦的药?谁做的,本殿下重重有赏。”我努力的嚼着,这药着实有些黏牙。

  “殿下,是诃子……”

  我知诃子就在不远处便问:“诃子,你眼睛看不清东西不难受吗。”

  “尚好。”诃子清冷的回答。

  “哦,你师傅……”

  “师傅仙逝了。”

  “你过来。”我招呼他。

  “殿下,顶多一个月,最多一个月,殿下眼睛就会好了。”

  我说的是这事吗?

  我拿过润儿递到我嘴边的药丸,递给诃子。

  “吃了。”

  诃子道:“殿下,我又没病,而且这药丸虽不苦,但着实黏牙。”

  ……黏牙。

  你还知道。

  “殿下,恕我直言,殿下忧思过甚。”诃子突然开口。

  “我有什么可忧思的……”

  “殿下时常做噩梦?”

  “没有,都是美梦。”

  诃子闭口不言。

  “听说嘴硬的人死的早。”我听到陌生的脚步声靠近。

  “哪个龟孙咒我。”我朝声音的来源吼了一句。

  “我是谁,你不知道?”

  “哦,你是天上……上面掉下的猪八戒?”

  “放屁……”

  “哦,是上……上梁……梁山的好汉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哦,是上梁不正下……哦哦,不是,是上梁的梁上公子于不正。”

  “丫的,你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殿下,天冷,鞋就别脱了。”

  “不行,我要打死这个清洲来的混蛋。”

  后来,这个号称要打死我的上梁国皇子于不正在乖乖替我烤兔子。

  事情发展成这样,由来是他的鞋扔丢了,又不能光着回去,只好穿我的。

  又碰上百织烤兔子,他便顺便坐下吃兔子,有道是拿人的手短,吃人的嘴软,他现在在乖乖给我烤兔子肉。

  至于为什么要为我烤兔肉。

  等他烤完离开,诃子告诉我,“兔子上有独门秘制的泄药。”

  润儿安慰我道,“公子无妨,诃子具有涩肠止泻,敛肺止咳,降火利咽之功效,常用于久泻久痢等病症。

  “诃子的方向传来一股冷气。”

  上梁国地域狭小处在诸国交界,军队么,把整个国壮丁抓了也凑不够三万人,却是制毒技术高明,才存活至今。

  听闻百年前上梁质子逃跑,逃跑也就算了,还拐带着一位当时秦昭皇的一个妃子,秦昭皇大怒,杀质子,军队浩浩荡荡到了上梁城下,却是在十五日内中毒死伤大半,尸体堆积如山,虽然上梁也没讨到便宜,但着实让其他国家不敢在小看它。

  那时的秦昭皇还定了一条规矩,说要再有质子想要逃跑,就是藐视秦昭的美食,美女,美景,发现即杀之。

  我叹:“要是我有秘制毒药就好了。”

  “公子,别泄气,你毒舌的本事也不差。”

  ……

  听说院子里开了许多花,我拉着润儿和我讲花的颜色样子。

  润儿扶着我,讲的神彩飞扬。“喏,绿芙蓉,花朵淡绿叶子墨绿,这花朵像上百个绿衣仙女像中间朝圣……”

  “润儿,你可胡扯了,仙子也朝圣么……”

  “殿下,你别打岔……”

  润儿接着说,“还有这墨菊,在清洲就是几百个工匠几年培育也不一定培育的出来……”

  “嗯,一般也就是一个工匠用上几年也就培出来了。”

  润儿素手打在我背上,“殿下,你让我说的,你现在又捣乱。”

  “那我可没让你胡诹。”

  “殿下出身皇家,自然是一个工匠抵一百个。”

  我想了想,的确如此,隐隐有听人啜泣之声,边哭边说,爹呀,娘呀的。

  我说过去看看,润儿用力拉住我说,“是上梁皇子,殿下你去了,你们两个一定打起来。”

  “我看看他为什么哭。”

  “殿下,他肯定不想别人看见,尤其是你,你们前天还……殿下,丝巾不能拆。”

  润儿用力把我拉回房间,“殿下,这诸皇子你可都要好好相处,别再惹乱子了。”

  “怎么会。”我好戏没看成,总想迈出脚去继续看,润儿拉着我,“殿下,你可消停些。”

  我悻悻收了脚,全身都是意犹未尽的感觉。

  “润儿,好无聊啊。”

  “前几日皇后命人捎了些螃蟹来。”

  我大喜,“螃蟹在哪?”

  “皇后令人快马加鞭,在庭院后面,诶,殿下,你别跑,那边是窗,晚点再吃,你才吃过午饭。”

  “润儿,你在干嘛?”

  “我在打包些螃蟹给其它殿下送去。”

  “上梁,北幽,大宛,你要送三只?”我惊叫。

  “哪有送礼送单的,自然是一位殿下两只。”

  “润儿,你说实话,我还剩几只?”

  “四只。”

  我仰天长叹:“润儿……”

  “殿下,诃子本来说不让你吃,我知道你肯定不依,不过现在看来,我还是全送了吧。”

  我连忙,“润儿,你做的很好,亲邻友善,本该如此,大家既然住同一所宅院,应该的。”

  “……螃蟹性凉,你只可少食,不然你出了事,我可只能以死谢罪了。”

  “我不会有事的。”感觉到润儿的脚步走远,我叫,“令月莹……”

  “哈哈……殿下,到了秦昭还念着令小姐呢。”说着,走到我身旁,“殿下,你可不要闯祸……”

  令月莹,清洲的第一才女,三岁习舞,九岁便已名动京城,琴棋书画,无一不精,是秦昭令将军的爱女,她还有一个哥哥,哥哥善武,妹妹善舞,爹爹忠君爱国,娘亲是母后的表姐,我到秦昭,她也被母后派与我一起,改名润儿。

  晚饭吃的尤其的早,在我的催促下,润儿令厨娘把四只螃蟹都端了上来。四只螃蟹分了诃子一只,润儿一只,还有两只,润儿替我剥好,蘸了姜醋蘸汁喂我,一口蟹,一口米饭,我说:“未游沧海早知名,妙手能夸薄样俏。有骨还从肉上生。桂香分入蟹为包。”

  润儿说:“遥知涟水蟹,九月已经霜。巨实黄金重,蟹肥白玉香。尘埃离故国,诗酒寄他乡。”

  诃子想了片刻,才想到一句:“螯封嫩玉双双满,壳凸红脂块块香。”

  诃子不让我多喝,自己却喝多了,诃子说,“我有个妹妹,从前,总爱和我抢螃蟹,那时,我父母尚在。”

  诃子主动说这许多话,我知是螃蟹勾起了他的思乡之情,我想念母后父皇,润儿想念家中爹爹娘亲。这时的我们,一个十六岁,一个十三岁,而我,按我自己的年龄算,也十二了,我们出身不同,年岁不同,但我们来到秦昭,皆是身不由己。

  我任由诃子抒发自己对妹妹的思念。

  又听见诃子轻轻的叹气,“殿下,那是我妹妹,她同我一样,患上眼盲,不过她比我严重。”

  “她在哪?”

  “清洲皇宫。”

  我愣了愣,不明白阿龟的妹妹为什么会在皇宫之内?

  “殿下,诃子不是局中人,却也为殿下的处境担忧。”诃子的声音缓慢,却如横越山谷烈烈的寒风,带着无限的叹息。

  不知怎的,诃子的话让我心中升起强烈的不祥之感,仿佛有毒蛇在我背后靠近,我打了一个寒战,不明白诃子此时的话中之意,毕竟此时我们处境还不算如何艰难。不能视物让我强烈不安。这时,润儿拉住我的手。

  “诃子,不要在胡说了,如今我们处境尚不算如何艰难,我们同心协力,等殿下长大,自然可以回清洲。”

  我耳边似乎听到淡淡的叹息。

  很久以后,我回想起这一夜,彼时,我并不明白他话中之意。

  夜,只有我们三人,在水榭环绕的亭子中吃蟹,共饮雄黄酒,只此一次。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998/99998318/80526484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