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云起天朝 > 第九章 养病

第九章 养病


  侍卫送我回到寝殿,寝殿内灯火通明,亮如白昼,我穿过层层屏风,只见殿侧多了一张紫檀木案,小狐狸跪坐案前,手执白子,似是在思索棋路,我看案上,只见白子已将黑子逼至死境,只差最后杀棋,小狐狸却迟迟未落下。

  我唤了一声,“小狐狸?”不知何时起,在没有人的时候,我都唤他小狐狸。

  小狐狸收回目光,“你回来了,”他将手中杀棋放入衣袖内。

  我有些疑惑,看着棋盘,“不愧是小狐狸,一个人下棋也能下得如此酣畅淋漓。”

  “你可有法子破黑棋困境?”

  “有啊。”

  “哦?”他好奇的看着我。

  我把棋子扒至一边,在棋盘上放上两只烤的香喷的鹌鹑。

  他看着两只鹌鹑,眉头紧锁,“这分明是破坏。”

  我笑笑,移了一只鹌鹑到他面前。

  “我还在孝期。”

  我看着他有些苍白的面庞,“我觉得要是你父皇母后在世,绝不忍心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养的面黄肌瘦,说不定,你父皇母后正在天上心疼。”

  我说的认真,他听的认真,他似乎在想什么极遥远的事。

  “你不觉得保重自己才是对他们的孝敬么。”

  “是吗?我没想过,只知道这守孝之礼是做给活人看的。”

  我噎了一噎,他的眼中有几分神色莫变。

  “不过,既然你有这份心,我就勉强吃一口。”他说着伸手要拿鹌鹑。

  我抢过鹌鹑,“你要吃就全吃了,你咬一口,剩下的要我吃么,我才不吃你剩下的呢。”

  他苦笑,“谁让你吃我剩下的了,你吃你自己的不就好了。”他又伸手来接。

  “那也不行,你那只也是我辛苦带回来的,不能浪费。”

  “你辛苦?辛苦指挥么?”

  我脸色一红,“对呀,怎样,你看我两手空空就觉得我不辛苦?”

  “你真的好辛苦。辛苦你了,清洲皇子苻云修。”说着,他趁我不注意各撕下两只鹌鹑的一只腿,两只腿拿到我眼前晃了晃,“现在两只都是我吃剩下的,你还吃不吃?”

  我大为气结,追着他要打,“你这只臭狐狸,我不吃别人剩下的。”

  “你看,朕不是别人,我们每日都同吃同睡的。”

  不要脸。

  那晚,殿外有宫女听到我叫臭狐狸,便一致以为我在殿内养了只狐狸。

  第二日清晨早膳,便有掌事宫女问我可需替我喂养狐狸,毕竟陛下寝室内实在不方便养宠物。

  我噎了一噎,继而笑的前仰后合,一直手捂着肚子防止肠子打结,一只手拉着小狐狸的衣袖,小狐狸狠狠看着我,拿筷的手十分僵硬,我强忍笑意,“不必,我的宠物我来养,是吧,陛下。”

  小狐狸瞪我的眼神更加凶狠了。

  我一边吃早膳一边笑。吃完早膳,我总算知道什么叫乐极生悲了。

  小狐狸要把称病在家的严太傅请回来。我拦住传话的公公,在小狐狸下朝的必经之路上等他。

  等到小狐狸,我百般求饶,小狐狸不为所动,没办法,我只有使出杀手锏,“你要是请严太傅回来,我就投湖自尽。”

  小狐狸看了看旁边的莲花池,“这池可能不太深,来人,带清洲皇子去百渚湖。”

  百渚湖据说是皇宫内有百米之深的大湖,我抖了抖,“陛下,我还是悬梁自尽。”

  小狐狸作出沉思的模样,“既是如此,去找条结实的绳子,不过上吊死的人,大多死相难看。”

  我瞪着小狐狸,小狐狸看着我。

  “严太傅那么厉害,不如陛下也让他教教。”

  “朕才不要和你一起学习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你会拖慢朕的学习进度。”

  “呵,呵,小狐狸……呵呵”

  中午,有人来回严太傅宁死也不教我这逆徒,小狐狸听了,看着我直叹气。

  “告诉严太傅,要抗旨,也要看他有几个脑袋。”小狐狸无语地说。

  来人领命而去,我靠着椅子祈祷严太傅多反抗一下。

  严太傅迈着大步进入书房时,房内的光线被遮挡了大半,他身侧有个儒雅的翩翩公子,收执一扇翩翩而立,轻薄的扇面绘着白鹤山水图,而那扇骨,镂空麒麟花纹栩栩如生。

  这翩翩公子面相有几分像小狐狸,面部线条却更加刚毅。我隐隐知道,这便是小狐狸唯一的皇叔,也是父皇口中最为神秘的人——凌翊羽。

  “微臣拜见陛下。”严格俯身而拜,旁边的翩翩公子也俯身一礼。

  “皇叔?”小狐狸目光沉凝,手有一瞬握紧继而松开。

  对小狐狸这个皇叔父皇也所知不详,父皇告诉我,这个皇叔在十年前便失踪了,有人说他云游四海,有人说他触怒龙鳞被秦昭先皇所杀。秦昭先皇也没有再提过这个弟弟,所以真正的实情也就无人知晓。而我此刻看小狐狸和皇叔,似有万千风云处于其间,又似平静无比的湖面,波澜不兴。

  “轩儿,你长大了。”

  直呼皇帝名讳是为不敬,小狐狸却像未曾听到,“皇叔,回来了……”

  “几年风霜,也是该回来了,侄儿。”

  严太傅在一旁脸色白了又青,青了又红,煞是精彩。

  “陛下,老夫实在不知这是霖安王,否则万万不敢带入宫中,他,他,他说他有法子教清洲皇子乖乖读书。”

  “哦?清洲皇子就这么难教?”

  “陛下饶命。”

  “既然皇叔回来了,就在宫中住下,雪羽宫如何?”

  我看见凌翊羽的眸中似有杀意一闪而过,却像是泥牛入海,消逝不见,此刻眼中波澜,倒像是感激所致,“陛下,怕是不妥……”

  “皇叔千里归来,不就是为了她么,雪羽宫可是离她最近的地方。”

  凌翊羽脸色惨白如纸,作揖的手指尖发白。

  “多谢……陛下。”

  原本秦昭越乱我应该越高兴,可是此刻,我却高兴不起来,甚至有些担忧小狐狸。

  “秦昭先皇死,秦昭必乱”。这是我出宫时,面馆主人掉入我袖中的纸条所写,纸条上字迹遒劲有力,昭示必然。

  严太傅我再没有见过他,小狐狸也再没有请任何太傅与我,纵我享乐,我乐的奢侈,京城我浪荡登徒子之名狼藉远播。

  小狐狸突然勤于政务,我们常处一榻,也是极少相见。小狐狸的手段高明,在我不知不觉间,秦昭乱象竟有平息之势。

  我心中大惊,既而释然,秦昭祸乱,腐朽之根深种,不是小狐狸一朝一夕可以拔除的,而各国间风起云涌,天下祸乱,早已呈蓄势待发之际。

  天下将乱,秦昭大厦将倾,小狐狸,你又当如何呢。

  而我,又当如何呢?我心里知道,若送众皇子回国,如此,也不过是饮鸩止渴,也阻断不了秦昭必亡之势。

  我睁开眼睛,看有落叶徐徐落下,我抓住一片,暗暗下定决心,这乱世,我只求一线生机。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998/99998318/80382037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