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云起天朝 > 第十二章 陪吃陪睡的闲散人生

第十二章 陪吃陪睡的闲散人生


  巴于生得高壮,肤色偏黑,双眼深邃有神,鼻梁比平常人高一些。秦昭人大多皮肤白皙,他和常人不大相同的外貌,居然也十分受女子喜欢。

  醉花楼最顶层的厢房之内,绯月给巴于斟酒,巴于手拿酥肉喂绯月。我看的一阵鸡皮疙瘩,又暗暗叹气。

  “绯月,你从前可是只服侍我的,巴于有我讨人喜欢吗?”

  “这怎么一样……”绯月嘟着嘴,“你让我服侍又不让我陪你睡觉。”

  我看着一脸得意的巴于,指着他问,“他让你陪他睡觉?”

  “那自然了。”绯月靠了靠巴于的肩。

  “禽兽,你连我的红艳知己都抢。”我阴阴地看着巴于。

  “你红艳知己那么多,抢一个不算什么?”说着,抬起绯月的下巴,在绯月唇上轻吻了一下。

  我正要发作。

  “听说殿下要迎娶萧将军的干女儿,如今还记得我们呢。”绯月旁边的轻夜撇撇嘴。

  我满头疑问,“我?迎娶谁?”

  “就是萧将军的女儿呀。”轻夜再次说。

  “现在整个京城都在传,你要娶萧志域的干女儿,关于你和梅姬,还有一段才子佳人的故事呢。”于不正悠悠开口,拿起盘里的梅子幸灾乐祸的看着我。

  “才子佳人?”

  “就是关于你酒后无德,调戏宫中舞女……”于不正补充。

  “殿下,难道是要坏您的声誉。”轻月打断。

  “他有声誉?”凌维玥问

  我咳了咳。

  “真不知道萧志域非要收个干女儿嫁给你,算怎么回事,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”

  “我也百思不得其解。”

  “那真要你娶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“放在家中颐养天年……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“寄人篱下,恐怕由不得你你不娶。”于不正悠悠开口。

  “我倒是有个法子,你就说你正室有人了,让她做妾,就算那姑娘答应,萧志域的脸皮也挂不住,怎么样?”

  我呵呵一笑,“那是他干女儿,又不是亲生的。”

  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“我就说娶什么的太麻烦,做妾倒是可以,一顶轿子抬进公子府就好了。”

  “额,你可真狠。”

  “你当人家姑娘是什么?”轻夜瞅了我一眼,眼底却尽是落寞。

  “轻夜,这姑娘跟了我,别说是做正室,便是做妾,也逃不了被波及的命运。”我向轻夜说。

  轻夜垂目,“说到底,这姑娘也只是你们的棋子,你拒绝她,她以后的日子又该如何呢。”

  “就算是棋子,也是萧志域的棋子,轻夜,你同情错人了吧。”于不正冷冷开口。

  “我看不出来萧志域到底要做什么,云修,就算是颗棋子,也是颗明棋。”凌维玥说。

  楼下院子的红梅绚丽,梅枝上却满是积雪,清冷而孤傲。也不知小狐狸是不是又坐在窗前独自下棋,我看着楼下红梅,却觉得红梅绚烂,却难得欣赏。好久,没有困在囚笼之中的感受了呢。

  公子府华丽的车马行驶在街上,围观百姓有的退避,有的上前,还有年轻姑娘努力超车内张望,往常我必然和这些姑娘打招呼,此刻却是趣味索然。车内除了我还有两个侍卫,美其名曰是保护我的安全,除了我,巴于,于不正,凌维玥都各自多出两名侍卫。

  我们逛花楼,他们便在门口等候,实在没了从前趣味。

  公子府前,看着公子府前多出的守卫,心中顿时不舒服,这本是很自然的事,我是清洲的质子,软禁,监视,这本是预料之中的事。可是我心中却是那么难受。我和小狐狸,互相陪伴了那么久,最终,却还是相互防备,还不如陌路人。

  刚进府,便有传旨的公公上前,“殿下,陛下请您入宫。”

  “天色已晚,何事?”

  “殿下,陛下相邀,老奴也不知道何事。”

  巴于在旁边听了,问,“天色渐晚,可否明日再去。”

  “回殿下,这是陛下的旨意。”

  我走至门前,巴于拉住我,我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疑惑的看向他。

  “此人有问题,让诃子陪你去。”他的手指加重了力道。我看着眼前的“公公,”又似乎有些眼熟。

  我唤了诃子,已站在轿前的传旨的公公看到诃子皱了皱眉,细微的表情,却让我捕捉到了。

  连上轿夫,随行的人十数人,衣着打扮,都是皇宫的仪式,并不像有假。我摸了摸兜里的药粉,这是于不正从前给我的作为防身的药粉,撒在人身上会使人奇痒无比,直至全身溃烂,我学了很久,才掌握了使用这种药粉的手法。

  加上诃子,应该足够对付了。

  马车渐行渐远,果然没有驶向皇宫,人声渐少,我唤了阿龟一声,示意动手。

  车外有兵器交接的声音响起,我掀帘将药粉撒向轿门前的一个公公打扮的人,与此同时,袖中匕首抹向右手边一个侍卫的脖子,匕首未至,却是一柄雪白的拂尘拦在我身前,我抬眼,眼前的人却像在哪里见过。

  “殿下……”他手中金灿灿的令牌在我眼前,竟是母后的令牌。

  我一惊。

  却见他单膝跪地,“微臣令月钧,见过殿下,殿下,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,娘娘在前面等您。”

  原来是润儿的哥哥,难怪眼熟。

  我叫停远处正打的风生水起的诃子。

  “自己人。”

  诃子疑惑的看了我一眼,却没有说什么。

  “他是?”令月钧问。

  “你该不会不知道谁陪我一起到秦昭吧。”

  “自然不会,殿下请。”

  轿中,空气沉凝,以往的一幕幕在我眼前浮现。

  那时我五岁,沉醉在父皇,母后的宠爱之下,有弟弟云修与我玩闹嬉戏。家人和乐的美好,是我久违的温暖,也使我不愿怀疑,不愿相信我其实不是母后的孩子。

  不放弃这段带着久违的馥郁花香的温暖,使我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牢牢抓住这段“亲情”。

  面前的人荆钗布裙,却仍难掩风华绝代,她身后跟着两个侍女,盘着最简单的发髻,发髻上且仅有一支简单簪的簪子。

  我站在远处,看着曾经无比熟悉的身影,曾经日日夜夜的关怀照顾,我早已视她为母亲一般。令月钧上前,低声向母后禀报。

  我低声唤:“母后。”

  母后望向我,原本清冷绝艳的面庞柔和了许多,看到我的时候,她愣了一下,但很快恢复了她一向的体贴温柔。

  “云筱。”她轻声喊着我的名字,好似如从前一般,“你受苦了?”

  良久,我摇头。

  “那你怪母后吗?”

  “已经快五年了,母后从没按照约定赴约,但母后却年年派使臣问候,凡有新奇宝贝,也都派使臣一并送来给我,女儿怎么会怪母后。”

  山顶的绿草已经有些枯黄,干瘪地贴在山石之上,秋日的阳光照射在这山顶之上,却显得微弱无力。

  “你这就是怪母后了。母后不来看你,是因为那本就是一个幌子。”

  “什么?”我抬头看向母后。

  “秦昭皇早就知道那是我们联络的地点,不见你,不给你任何消息,是为了保护你。”

  “那母后此番前来?”

  “本宫来,给为了给你一线生机。”

  本宫?

 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。

  “说起来,你该唤本宫一声姨母。”

  姨母?

  “你是我姐姐的孩子。”

  我脑中似有一个霹雳。

  “你五岁的时候,你母亲带你来找我,大概是想为百里敏阳搬到救兵,可是刚到清洲国土,你母亲就被人杀了。”

  我颤抖着,理着这从天而降的身世。

  清灵夫人,她是我的母亲?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998/99998318/80107448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