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云起天朝 > 第十四章 偷跑出宫

第十四章 偷跑出宫


  “卑职送殿下回清洲吧。”

  良久,令月钧道。

  “不必,我有办法和他解释,母后放心。等天亮你们就回清洲,我和诃子自己回去。”

  “不行,要是你半路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?”

  我冷笑,“有诃子保护我,母后放心,秦昭王既然起疑,你们就该更加小心才是。”

  我竟还是把她当母亲。

  “母后,我求您一件事。”

  “嗯?云儿有事求我,你说。”

  “诃子的妹妹,求母后善待她,如果可以,治好她的眼睛,以后无论发生什么,母后都不要为难她。”

  我早已不是刚来秦昭的小孩了,也明白母后所做所为,其实是想趁秦昭国力衰微攻打秦昭了,心中像是被什么抓的紧紧的,手也僵硬了几分。

  “你……,她很好,她在皇宫,也和云修作伴,只要你平安回来,母后不会为难她,至于她的眼睛,她哥哥和师傅自然会想办法复原的。”

  “母后,就算有一天我出了什么事,也希望您不要为难她。”

  “你不会出事的,也不许出事,”母后的目光有无法言喻的情愫在流转,声音中有些微弱,“只要有诃子在。如果你出事了,就是他没尽力,那么他的妹妹就必定要付出代价。”

  “母后……”

  “云儿,你保护好自己,本宫自然不会为难她。”

  “母后,就当我为你做事的报酬。”

  她眸中黯淡,想了许久道,“好。”

  我本受不得寒,这三日露宿山顶,虽然我和母后一直待在马车之内,身上穿着裌衣,又披着灰鼠皮的大氅,戴着帛巾,又戴了银鼠暖帽,还戴上朱绫纹罗的手套。

  但我还是受寒了。

  我有些虚弱,强撑着没有让她看出来。

  又有便装打扮的侍卫急匆匆赶来,“娘娘,城里已经戒严,秦昭皇正大肆寻找殿下的下落,卑职看这态势,只怕不久就要搜山了。”

  “母后,只要我回去,皇城里的戒严就该松懈了,母后到时小心一些,应该就不会引人怀疑。”此刻我身体有些发热,我想着面色也不会太好,便尽力低着头不让她发现。

  “也好,云儿,你回去小心一些,你记得母后的话。”

  “记得了,母后,要是他们上山与我碰上就不好了,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等等。”

  她走到我面前,把我披着的灰鼠皮大氅又系得紧了些,“小心些,天凉,照顾好自己。”

  我答应着。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她为我系大氅的手似乎有些颤抖。

  我告退后,在诃子的搀扶下下了山。诃子找到一间破旧的房子,搀扶着我找到一个地方坐下,为我把脉,他从衣襟里拿出几颗药丸递给我。我毫不犹豫的吞下,苦涩的味道让身上的痛楚不那么明显。

  歇了几分钟后,我说,“诃子,我们不能就这样回去。”

  说着,我拿出刀在手背,手臂上轻轻一划,几个深浅不一的血口便出现了。诃子眼神不好,起初并没看出我要做什么,看出来后,大惊失色,“殿下,你做什么?”

  “我不受伤,怎么证明我不是清洲的人带走的呢。”

  “殿下,你大可以告诉我,属下可以用药物在您身上制造出淤青,效果是一样的,您这样何苦?”

  “不管用的,诃子,这伤口小狐狸是蒙骗不了,不过可以蒙骗萧志域罢了。

  “你要把伤口弄成三天前受伤的样子。”

  “属下知道。”

  “殿下,这药吃下可以让皮肤产生像撞击过后的淤青,既然是三天前的受的伤,殿下,我们各自一人一半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我抬手,啧,自己划的伤口好疼。

  我闭目休息了快一个时辰,身体好了许多,诃子的药果然有些作用。我睁眼,诃子手上缠着衣角的布。

  “诃子,你手怎么了。”我焦急的问。

  “殿下受伤,属下又怎么可能没有伤呢。”

  那天,我脸色惨白,诃子也是满脸灰尘,憔悴不堪。两个人倒在角落,倒真像被人追杀的残兵败将苟延残喘着。

  而我很久以后才知道的是,诃子在手上划的伤口,其狰狞可怖,就算变成疤痕也是让人无法直视。而众多人,也因为他手上的伤口而对我后来所编的话深信不疑。而这些昏迷中的我自然无从得知。

  我醒来时,入眼是一个宽阔的胸膛,我吓得推开那人。也不注意那人身上明黄的锦衣,那人受到我的推动,睁开了眼睛。目光澄澈像春日明净的湖水,看到我时一喜,“你醒了。”

  小……小狐狸,我心中竟然是暗暗松了一口气。“你搂着我做什么?”我问他。

  他愣了愣,“朕搂你?你以为朕愿意,朕见你时你就投怀送抱,死不松手”

  “胡说,我记得我昏迷了。”

  “对呀,你昏迷中还见谁搂谁。”

  “我信你个鬼。”我白了小狐狸一眼。

  突然,一只手伸到我发间,顺着发丝理了理。我看见小狐狸的目光温柔如泛起波澜的水,下一刻,却多了几分明快。

  “你怎么不就势回清洲。”

  我愣了愣。

  他接着说,“像个女人。”

  我气急败坏,拿起一个御枕扔他,“你才女人。”

  不甚扯下他束发的发带。

  他发丝飞扬,在晨曦中泛起淡淡金色,温润的眉眼,高挺的鼻梁,凉薄的唇,此刻他温暖的笑,看的我微微一呆。

  他两只手杵在我身侧,把我困住,“朕好看吧。”他低头说。

  “丑的很,我撇开头。”

  有侍女听见动静进来,看见眼前一幕,脸色阵青阵白。

  小狐狸收起了笑,严肃道,“皇子眼疾,朕帮他看看。”

  我心中五味,看着小狐狸离去的颀长背影,思索这到底是个什么皇帝呀。

  窗外太阳又重新几次升降,我意外的在皇宫过了几天安静的日子,想着自己竟没有被任何人找麻烦,十分奇怪。

  手虽然有伤,但却并不影响我看话本子。从前与小狐狸同住,无聊的时候,便看一些话本子,不想如今小狐狸寝殿内还放着我从前看的那些话本子,我翻了翻,还有些是从未看过的。

  我拿起话本一本一本的看,话本讲的是奇闻异事,但更多的是千金小姐与贵家公子的感情故事,诸如此类,数不胜数,看得多了,便觉得这样才子佳人的感情故事十分老套,我将才子佳人的话本放到一边。又拿起一本,这竟是一本富家千金与地痞流氓的感情故事,十分新鲜。

  天色已暗,小狐狸也回到寝殿之中,他似有些疲惫。我默默将案几分了一半与他,他坐下,青晓将已准备好的茶给他倒上,这时,內侍抱着大大一摞奏折,而我,正看到精彩之处,看了一眼成山的奏折便吓了一跳,这奏折已几乎与我面前的话本一般高,只是我面前的话本是愉心愉情,而他面前的奏章是劳心劳力。我惊讶的合不拢嘴,他戏谑地看了我一眼,“很惊讶?”

  我点头。

  “这多出的的奏章可是有你一半功劳。”

  我心正虚,问道:“大臣们都参我什么?”

  “并没什么,只是要朕把你囚禁起来。”

  我扯着嘴角半笑着问,“你不会吧?”

  小狐狸揉了揉太阳穴,“这几日你便先在皇宫之内。”小狐狸将一些奏折放到一边,另捡了一些批阅起来。

  夜已渐渐深了,我眼前原本十分有趣的话本子已索然无味,我替小狐狸添茶倒水,十分勤快。又见小狐狸松了松肩膀,我连忙上前替他拿捏。

  小狐狸将最后一本奏折放下,也许是我十分勤快,小狐狸看起来心情好了许多,他坐到榻上,指了指肩膀,我连忙上前给他拿捏,他道,“你倒是难得殷勤,那朕便不囚禁你,你且与朕住上一段时间。”

  我顿时僵住,这和囚禁区别似乎不大。

  “怎么,你不乐意。”

  我又突然觉得这其实和囚禁区别太大,连忙摇头。

  小狐狸抬头看向我,眸色有刹那间幽黑,“云......”

  他笑了笑道,“你的手法同朕记忆里的一个人很像。”

  “都像是想要谋杀朕。”

  我连忙松手。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998/99998318/80002163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