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云起天朝 > 第十五章 陛下的病相必和我有关

第十五章 陛下的病相必和我有关


  我自不知小狐狸口中我像的人是谁,可是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我已隐隐知道,他口中我所像的这个人不是清灵夫人。

  我偶尔想起,只觉得这个人对他一定十分重要,他时常将我错认,目光都如黑色旋潭一般。

  小狐狸说夜已深了,手中拿了一杯酒,他目光中似有些犹疑,“这是新酿的葡萄酒,今日才呈上来,想来合你的胃口。”

  我心事重重,可不知为何,在他身边,总有一种让人十分安心的感觉。

  我拿着话本看后面的情节,我接过小狐狸手中的酒,竟是葡萄酒,便想起一句诗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”

  此刻盛酒的杯子并非夜光杯,杯中酒却是带着葡萄酒特有的香气,想着酿出这酒的定是绝世高人,这葡萄酒确然香气独特。

  我喝了一口,略有些苦,也顿觉困意袭来,小狐狸与我同榻而眠,我知他在我身旁,便不会有事,可是恍惚中,似乎有人拉开了我的衣襟,半夜醒来,衣襟完好,而小狐狸正睡的香甜,黑夜中看不清他的脸,但睡姿却是从未有过的规矩。

  我有陷入沉睡梦中,他在我耳边小声呢喃“云……”。

  而我总是不想欺骗他。

  清晨,有一缕阳光照射进来,小狐狸早已去上朝。

  回来时,他更衣走出。

  “我这套衣裳好看吗?”

  我没有回答,转移话题问出我一直想问的,“你不问我消失的那几天去哪了。”

  “问了你,又要找一套说辞来敷衍我。”小狐狸整理了衣角,微风吹起他额间碎发,他的目光淡漠而又熟悉,“云......修,朕希望你永远不要骗我。”

  我心中咯噔一下。

  “你这伤口划的不错,从前没看出来你对自己这么下得去手。”

  我呵呵笑着,“我划的?你以为我傻……”

  我心乱如麻。

  “那我失踪后,可发生什么?”

  我突然想起母后的话。

  “有啊。”

  我心一提。

  “为了找你,整个京城都闹得鸡飞狗跳。”

  我呵呵笑着,“过誉,过誉。”

  他突然靠近我,看着我的眼睛,目光幽深似一汪潭水,他身上的淡淡清香从我的手臂蜿蜒到发梢,从他的目光中看到有些慌张的自己,心跳陡然加快了几分。

  他附耳在我耳边,“我已经告诉他们你被歹徒劫走,这歹徒妄图破坏清洲和秦昭和平,还好诃子护着你一路东躲西藏逃回。”他戏谑地看着我,“怎么样,和你想好的说辞是不是差不多。”

  我礼貌而不失尴尬的笑,“陛下英明,猜的和实际所差不多。”

  他又戏谑一笑,眼眉间似含了明月清风,几根发丝擦过我的脸庞垂在我的脖颈。

  “只是,朕不明白,你为什么不就此回清洲。”

  “难道是舍不得朕。”他靠的越发近,气息带起我脖颈间一阵战栗

  我豁然起身,“陛……陛下,男女授受不亲,”愣了一下,接着道,“有时候,男男也授受不亲。”

  他抬起头,看向我的目光恍惚间似有些许苦涩。

  我却没发现他的异样,只对他说,“谢谢你,我知道是你替我遮掩。”

  他已背过我,“不用,我本不是为你。”

  彼时,他的这句话我没有深想,心中却似有着我不能明白的淡淡奇怪的情绪。

  小狐狸走后,几个侍女立刻上前,竟是从前服侍我的侍女。

  从前,我和小狐狸同住时。他冷若冰霜,让人不敢亲近,有时我也很少见到他,更别说说话了,只有这些侍女,陪着我说话,慢慢的无话不谈。

  此刻,她们见小狐狸走了,立刻上前与我搭话。

  “殿下,你突然消失,我们可着急了。”

  “是啊,殿下,你怎么会突然被……那些用心险恶的人带走。”

  “还好你没有什么事。”

 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,一言一语都透露着对我的关心。

  我心中一暖,以她们八卦的性格,居然没问起方才小狐狸俯身在我耳边低语的事,而是关心我,我真的很感动。

  “殿下,你昏迷回来,我们看陛下十分担心。”

  “是呀,是呀,陛下对您可真好……你们是不是发生过什么。”

  我被口水呛的咳嗽。

  “殿下,方才看见陛下靠你那么近,你们在干什么。”

  这名侍女说完,旁边的侍女脸一红,另一名侍女拿衣袖捂住脸,还有一名侍女尖叫:“你……你们说这么明显做什么?”

  我的感动消失殆尽。

  几个侍女与我说,小狐狸替我另选了住所,就在沁枂宫。

  我点点头。本来,我与小狐狸不同住是最好,按我的年岁算,我今年已近十六,女子到底是女子,我身上已有了女儿家的特性,长此已往,不知什么时候会被发现。本该高兴,为何心中似压着一块石头。

  沁枂宫,就在白渚湖不远处,百渚湖深达数丈,便是冬季最冷时也不会结冰。

  若是春季,这湖边各色花树都开花,极是美丽妖娆。可惜此时是冬季,只有几棵枯树张牙舞爪,若加上凌冽呼啸的寒风,定让人以为这里闹鬼。好在早晨的时候,湖里蒸腾着白气,掩映着花草树木,也如仙境一般。

  中午,湖里的白气蒸腾的差不多,地上已有明亮的阳光。冬天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,我倚在椅子上烤太阳,把围着我的众人支开后,我从袖中掏出御膳房偷拿的美酒,正流着口水打算美滋滋的喝一口,突然一股寒意,吓得我一口酒没喝,还把酒壶给摔了。

  顺着月白色的衣角往上看,果然是小狐狸正阴森森的看着我。

  小狐狸自从我搬走了,大约也有四五日未见。

  “小……小……陛下。”

  “你潇洒呀。”

  我连忙摇头。

  “酒香浓烈呀。”

  我继续摇头。

  “受了伤还喝酒,伤口不疼?”

  我摇头,然后又连忙点头。

  “前朝多少大臣怀疑你妄图逃回清洲,你倒是逍遥。”

  我一惊。

  “是不是要朕把你软禁起来。”

  我摇头。

  “小狐狸,那你要不要一起喝?”

  他一个狠厉的眼神回答了我要说的话。

  晴空明媚,风却还是带着丝丝凉意,冷风一吹,把树枝的树叶吹下,正好落在我的发间,我拿下,把树叶对着阳光,可以看清树叶上的每一丝纹路。

  “小狐狸,我这样遮住眼睛,就看不见太阳了,你说,这是不是叫一叶障目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我说陛下你总是把什么事都看的清清楚楚,不像我,总觉得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。”我心中十分惆怅,哀伤。

  “没办法,你有眼疾嘛。”

  我一口气没上来,指着小狐狸厉声道:“你才眼疾……”

  说到这,觉得自己大度,没必要和他计较,便默默住嘴,转而问,

  “何时送我回公子府?”

  “如今情势,还有不少人以为你想逃回清洲,还是在宫内吧。”

  呵,他们就不怕我弑君么?

  “宫内无聊,把于不正,巴于,凌维玥都叫来怎样?”

  “太吵。”

  “你什么时候放我回清洲?”

  “你这么想回去?”他问我。

  我点头,看着仿佛一眼望不到边的湖面。

  小狐狸叹了口气,“朕有一事未曾告诉你。”

  “你离开时,大将军便四处寻找你,在北城之外,有人说看到了你,朕不知你有没有去过北城,但这个人,在朕看来却不是你,朕派人去追他,却让他跑了,保护他的人训练有素,朕射中其中一人,发现竟来自清洲,而且是清洲专门守卫皇宫的金甲军。朕问你,清洲哪位王孙,能得金甲军如此阵仗的保护。”

  金甲军,那是只保护父王母后的,能让金甲卫保护的,是云修。我心中仿佛裂开一道口子,却强作镇定地向小狐狸说,“清洲......有许多旁系王孙,出门有金甲卫保护也不足为奇......”

  “是吗?”小狐狸侧头一笑,“云修?你也知道朕不是那么好骗,但是朕暂时还不想你有事。你凡事好自为之,朕虽为一国之君,也有保护不了的人。”

  我心中似有苦涩,他这是在警告我,警告我要是让他发现我不是云修,不是清洲的皇子,他就会杀了我。

  小狐狸已然离开,他的脚步似有凌乱。脑海中似也有与他在一起开心的日子。可是,这世上温情哪有国恨家仇重要,似有温热的泪水盈满眼眶,我闭着双眼,肆意的感受这泪水的灼热和仿佛置身冰窖的孤独。从前竟有一段时间遗忘了,他是皇,而我只是他手中的质子,他用来维系秦昭与清洲和平的棋子。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998/99998318/79963038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