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云起天朝 > 第二十四章 却道故人心易变

第二十四章 却道故人心易变


  凌维玥将我放在床上,放我下来时,大约第一次这样抱一个人,有些笨拙。

  灯光下,眼前人墨发披散飘荡,喝了些酒的绝美脸庞带着些许绯红,霞光四射,华美难言,紫色的衣襟有些凌乱的露出锁骨。

  这样的美逼得我喘不过气,我偏头不看他。

  日后哪个女子嫁给他,是上辈子烧香烧到倾家荡产吧。

  “我还是回去让润儿帮我处理吧。”我对他说。

  毕竟我一个女子,这样的香艳画面不适合我。

  “他拦住我,“你要是乱动,我可控制不好手上的力道。”

  这是威胁,赤裸裸的威胁。

  “你自己脱还是我脱?”

  我笑笑道:“你这是逼良为娼呀。”

  侍从已经准备好水和毛巾,退到了门外。听到我们的虎狼之词,身形不由的晃了晃。

  “那我帮你。”

  天哪,做个女人难,做个披着男人皮的女人更难。让我脱,我还……不能不脱。

  我慢慢的解开外衣。

  他看着我,叹了口气,“我忘了你手受伤,我帮你吧。”

  我正要挡住。

  “你放心,我知道你有寒疾,而且我对你没兴趣,不会脱光你的。”

  我放了些许心,手却拉着衣襟不放。

  他靠近我,松了松我的手,把衣襟拉开。

  我看着靠近我的脸,转头小声感慨,“这样的容貌不去当祸国殃民的妖姬可惜了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他的脸有些阴沉。

  我连忙说,“我说你动作轻点。”

  他解开包裹伤口的纱布,在伤口上撒了药,凉凉的,又用热毛巾擦了伤口周围的血迹,动作说不上如何温柔,疼得我呲牙咧嘴。此时,眼睫毛都要擦到我伤口了。我看着他这样子觉得有些好笑。

  “喂,你看清我伤口的纹理了么。”

  他手一偏,我吃痛,“我凑得近吗?”

  “不……不近。”我咬着牙道。

  “凌维玥,你是不是想谋杀我,我最怕痛的。”

  “你这伤口……”

  我惊了一惊,“你别吓我,我会死吗?”

  “没有昨日那么红肿了。”

  “吓死我了。”我认真道,“这伤口要是再不好,我就可以出家为僧,剃掉这三千烦恼丝,在敲诈秦昭几十万白银的香火钱。”

  凌维玥揉了揉太阳穴,“好了,我帮你推宫过血,好的会更快。”

  “多谢凌兄。”

  包扎完,我却飞一般的逃回自己的住处,身后似乎传来轻笑。

  出门在外,少喝酒,不迷恋美色。

  我的住所处,此时映照着月光,流光溢彩,润儿焦急的在月光中徘徊。

  我走到她身后,拍了拍她的肩,润儿吓了一跳,“殿下……你可回来了。”

  她把手中的请帖递给我,忧愁道:“萧大将军让你过府一叙。”

  萧志域当上大将军之后,我便极少去触他的霉头,更严格的讲,我已经很少惹他了,且每次见面都算得上是恭恭敬敬,毕竟,我并不嫌自己活得长。

  “公子,你行事放荡,而且……”

  我打断她,“有你这么说自家殿下的吗?”

  不入虎穴,焉拔虎毛。

  不是,不入虎穴,怎么消除萧志域的疑心。

  性命攸关,我依然睡的很香。

  第二日,秋风飒爽,府前有一株枫树,枫叶飘落,如蝴蝶飘舞,我顿时想起了十里枫林和梦境。

  府前一辆马车停下,是萧志域的马车。

  没看见,没看见我,装作不知道往回走。

  “皇子殿下,留步。”

  我装作不知左右看了看,口中喃喃道,“最近老是幻听?”

  说着便假装打算回府。

  “殿下,一定要老夫追下来面见殿下吗?”

  我脚下一顿,转身看向萧志域,“呀,原来是萧大将军,大将军从未到过世子府,今日怎么有空,快进快进。”

  萧志域气结,“老夫的帖子没到殿下手里?”

  我刚来秦昭时,见一次萧志域顶一次嘴,此时,他大概想到了从前的事情,咳了几声道,“殿下,老夫路过此处,想起殿下受伤初愈,还未来的及拜见,故而下帖,还请殿下移步到老夫舍下,让老夫好好招待你。”

  萧志域难得这样好的语气。

  我假作沉思了片刻,“这几日伤势未好,太医叮嘱我切忌乱吃,免了。”我一挥手,作势就要往回走。

  “老夫低声下气,殿下就不赏脸。”身后传来萧志域的怒吼。

  “脸这种东西大将军多的是,哪需要我赏。”萧志域琢磨着我话中之意,我继续道,“不过,既然是大将军所请,我到就是了。”

  萧志域见目的突然又这么简单的达成,像是一时未反应过来,等我走的远了,才道:“既是如此,老夫就恭候殿下。”

  说着,头也不回的上了轿。

  我让诃子随我去了萧府,带上了母后所给的红玉珊瑚,萧大将军看到红玉珊瑚时目中一亮,连语气都和缓了几分。

  “这可是本殿下的心爱之物,就赠与萧大将军了。”

  “是……是……殿下请吧。”

  刚进萧府,便觉得一股爽朗之气扑面而来。亭台楼阁都十分简约又大气,让人看了不觉心胸宽广,对主人也不觉有了几分好感。我心想这竟是萧志域这等天天没事挑刺的人住的宅子,到底是我错看了他还是……这宅子是他抢来的。

  “大将军的宅子布局十分爽朗,让人看了……心旷神怡。不知从前是何人的宅子。”

  萧志域不解我话中之意,眼中略有自豪之色,抚了抚有些花白的胡子,“不瞒殿下,这是老夫亲自设计,遣人建造的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,不想大将军还有如此才能……”唉,没想到这老将还有如此心胸,倒是让我刮目相看。我心中唏嘘。

  我大约是夸在他心坎上,一路上,他心情似也越发好了。

  阿龟跟在我身后,屋内除了萧志域和两个小厮一个婢女就无旁人,我正想坐下,就听萧志域道:“陛下快到了,我们一起去迎接吧。”

  我腹诽,让我走进来又走出去,又走进来,你这老将有病啊。在这等他不就好了。

  可是脚步却只能跟在他的后面。

  寄人篱下。

  萧府前,我们刚刚走到,就有马车正好停下。

  帘门掀起,小狐狸从车中走出,月白色长袍,倒有几分谪仙的味道,一滴泪痣在眼尾,魅惑又惹眼,还是从前的小狐狸,但是看到我时,眉毛挑了挑,这是哪样意思,没想到我会在这?

  我行了一个礼,他走到我面前,正当我以为他要让我免礼时,却潇洒的从我身旁走过,我看这形容,很是不解,萧府路不够宽吗,非要和我擦身而过。

  我想了一下我今日的仪容,今日我是半扎发使用玉冠束发,我出门前检查过,很是衣冠楚楚,道貌岸然,放诞不羁呀。

  “走吧。”小狐狸说着,一个人在前方领路。

  我十分莫名,看向萧志域,只见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又是皱眉又是摇头。

  我觉得想也无益,还不如跟着他们见机行事。

  面前有许多我未见过的菜色,我捡了几样细细品味,萧志域突然道:“狩猎哪日,殿下救了陛下,老臣甚是感激,今日以歌舞奉上,聊表谢意。”

  我道:“萧大将军客气了。”

  说着,便有女子袅袅婷婷而来,舞姿说不上十分优美,但胜在人多,又有乐师在旁奏乐,十分热闹。

  诃子注释着舞女的一举一动,一曲舞毕,舞女大都退却,却留下一个面容最为姣好的女子,这女子身披轻纱,舞蹈如烟似雾,越靠我越近,我也饶有兴趣地看着她。

  她手中轻纱拂过我的脸庞,肩膀,最后一个旋转,手中轻纱竟带起我面前的酒盏,好巧不巧,盏中之酒眼看就要朝我衣襟泼来,最后一刻,诃子握住酒盏,盏中之酒一滴也未撒出。

  萧志域假装大惊失色,怒斥舞女,“好没用的奴婢,还不下去。”

  我亦道,“无妨。”

  只是顷刻间,又有一名女子缓步而来,出现在眼前的一刻,倒是让人眼前一亮,只见女子梳着单螺髻,身着红裙,眉间花钿更添华美之姿,细眼,眼角微微上挑,琼鼻,仰月唇,唇角似是若有若无的笑意,可仔细一看,确实冷若冰霜的淡漠。

  这美人计,还带用两次的。

  “殿下,这是我的义女——梅姬。”

  “梅姬,你看这是谁?”

  梅姬看向我,眼中似不可置信般,我豁然想起,这个女子是我见过的。

  “这不是您的义女?”我问萧志域。

  “没错,上次殿下拒绝了小女,这次,老臣还想为小女再求娶一次,小女倾慕殿下多时,老臣想把她许给殿下作妾。”

  “老将军的女儿,作妾不是委屈了她,老将军还是令择良婿吧。”

  “殿下是嫌弃小女,还是嫌弃老夫呀。”

  我心道这老头是铁了心要把女儿推给我以试探我,心中无奈,可也无法,只能先把眼前的难关过了,“既是如此,我便应下了,只是我一向放荡不羁,只怕委屈了她。”

  “如此,过几日,我择良日,送小女到府。”老狐狸脸上的笑意有些牵强。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998/99998318/79618038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