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霄鹤凝云 > 4.意冷心灰

4.意冷心灰


  卫离落扶那丫鬟到了自己房中坐下。

  “这是从南境带回来的伤药,特别好用,涂上之后,明日就可见效,不过上药的时候特别疼,你忍着点啊!”

  卫离落刚要为她上药,那丫鬟突然挣扎着站了起来。

  卫离落以为她是怕疼,“其实上药的时候也没有那么疼,就一点疼,你忍一忍就过去了,不要害怕,我会轻轻的。”

  那丫鬟却一下子跪了下去:“群主万金之躯,小人惶恐。”

  卫离落一下子被别人行这么大的礼,有些无所适从“你先起来吧,你是不是刚刚被我吓到了,我不会打你的,我刚刚只是……只是有些生气。”

  没有人可以忤逆她的母亲,更何况母亲的棺木还停在正堂中,尸骨未寒。

  卫离落望向她身上的伤,“一定很疼吧,快点起来上药,若是被你阿娘知道了,指不定有多心疼呢!”

  少顷,卫离落看到跪下之人肩膀抽动,显然是在啜泣“小人……小人已经没有亲人了。”

  卫离落胸中一闷,那种绵绵密密的刺痛仿佛要将她撕裂了一般。我也没有亲人了啊!

  她低下身来,将手掌放在那丫鬟头上,细语道:“从今天起,我就是你的亲人,我会保护你,不会让你受别人欺负了。”

  那丫鬟缓缓抬头,看着她。

  卫离落继续说:“阿娘告诉我,没有了亲人,就要更加勇敢,更加坚强。更何况你现在有我,我承诺过的事情从不食言。要保护你,决不食言。”

  在卫离落给她上药的全过程,她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。只是额头密密麻麻全是汗珠。

  过了好久,卫离落看到她好了一些,应该是药起作用了。

  卫离落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年方几何?亲人因何故去?又是为何受罚?”话音刚落,卫离落就意识到自己像审犯人似的。

  忙改口说:“我不着急知道的,你还受着伤,告诉我前两个就好,我好称呼你。”剩下两个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的。

  那丫鬟看卫离落着急忙慌的解释,居然笑了一下“小人姓苏,单字一个念,与群主同庚。”

  “苏念,好名字,‘念’今日的心不曾变过,我喜欢你的名字。”

  不像我,半世流离,一朝陨落,绘尽了母亲的生平。

  卫离落很快将自己从顾影自怜的状态中抽离了出来,“那你又怎么会知道我的年龄呢?”

  苏念答:“安阳三十一年,卫家军于南境连祁山一役大破敌军,令齐国元气大伤,次月便将降卫表昭告天下,自那一役后,齐国在马市,茶市的威仪荡然无存,更是在十年后主动向我卫都送来了齐王的五皇子作为质子,以示求和之诚意,而群主就诞于那一役之中。”

  苏念仿佛忘了身上的伤痛一般,脸上竟有些焕发神采,“昌平夫人”昌平就是卫离落母亲的谥号。

  “昌平夫人虽身怀六甲,用兵却出神入化,那一役是我卫国子民的骄傲,早已载入青史,而生于金戈铁马之中的郡主的年庚自然是家喻户晓。”

  “是吗!”卫离落听的有些出神,快要临产也还是要在战场上杀敌吗!苏念说来满满都是景仰与钦佩,而卫离落却听到了满满的辛酸与无尽的愤恨。

  因为她不止一次在军中听到,将士们跟着夫人浴血奋战,血溅疆场,到头来,这圣天子的龙恩便是为将军与丞相府的千金赐婚。

  呵!这将军真是承了皇恩啊!堂堂丞相府的千金尽然给大将军入府为妾。

  不知当年阿娘心中作何感想!他视为挚友的圣上,她为之浴血奋战的圣上为她的夫君赐婚。次年,将军府再添一男一女,一胎龙凤。人都说,将军可真是好福气,好福气。

  是背叛,意冷……心灰……

  所以平了南境也不愿回安阳吗?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824/99824868/517426087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