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霄鹤凝云 > 8.断发离亲

8.断发离亲


  卫离落答完话,不少朝臣表面上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,但心中都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的愚不可及而感到开心。

  他们都料定了,卫离落不可能全身而退。

  这时镇国大将军突然跪直了身体,抱拳说到:“圣上息怒啊!小女自幼长在南境,不识礼数,触怒了天子,郡主愿交还兵符于有识之士,待臣回府定会好生管教的,愿圣上网开……”

  “大将军莫要不识大体,”丞相韩卫打断到。

  “方才郡主谴责我朝中武官无能,可曾念及武官之首是自己的父亲。大将军还不好好反省自己的过错,还要到圣上面前讨恩典吗?”

  “哈哈!”卫离落清澈的笑声在这剑拔弩张的朝堂之上显得格外突兀。

  “回丞相大人的话,不曾,我不曾念及他是我的父亲。我卫离落只有母亲。”

  “孝为百德之首,你在圣上面前就如此枉顾人伦,又有何德何能率上万将士。”丞相义正言辞。

  “不生而养,无以为报,生而养之,断头可报。”卫离落挑眉嗤笑道,“生,而不养,断指可报。”

  “臣女为母亲所生,母亲所养,若是与大将军有关系,便斩发断了。”

  卫离落将青丝揽与身前,双指并拢一划间,灵光微现,一缕青丝,飘然落地。

  大将军骇然间竟跪倒在一旁。我知你怨我,恨我,只是没想到,你的恨意已到了这般地步,连一个弥补的机会都没有,非要断绝关系来明志吗?

  朝堂再次陷入死一般的沉寂。

  卫离落只好再次开口,“臣女虽生在南境,长在南境,却并非不知君前对奏,谨言慎行,只是母亲生前经常提起圣上,说圣上是一个可以咨诹善道,察纳雅言的圣明君主,所以臣方才才敢如此放肆。”

  太子绷紧的脸色终于松了松,不得不说这个马屁拍的好,圣上若是还要怪罪,可就撑不起宽宏大量了。

  马屁拍的好,别人却效仿不得,因为昌平夫人的女儿只有她卫离落一个。

  “哦!她当真这么说。”皇上仿佛瞬间消了气,开始追问起来。

  “岂敢欺瞒,”说着卫离落从腰间取出一个梨花形的白玉坠子,“母亲生前曾嘱托臣女将此物交于陛下。”

  大将军一见此物,仿佛是受了什么刺激,双拳紧握,目赤欲裂,可下一秒,却怅然若失,他又有什么资格愤怒呢!

  皇帝身边的内监将此物呈了上去。

  皇上对着那白玉坠子一阵失神,眼中竟好似有泪光闪过。

  良久,皇上深吸了一口气,倚在龙椅上睁开眼睛,问,“你母亲生前可有留下什么话?”

  “未曾。”卫离落道。“母亲生前并未让臣给圣上带话。”

  “只是母亲病情危重,意识有些模糊时,曾喃喃道:‘我……后悔了’。”

  皇上又是一阵失神,“她,她后悔了吗?”

  少顷,他突然笑了一下扶着龙椅站了起来。

  “她,后悔了。”

  “后悔,后悔又有什么用呢?”

  又是良久,“后悔也好,也好,呵,我就知道,你会后悔的,我早就知道。”

  朝堂之上,一片死寂。只有圣天子喃喃自语的声音。

  “父皇。”大皇子不知发生了何事,竟使得圣上于朝堂之上如此失态。

  这一辈不清楚来龙去脉很正常,也只有朝中几个老臣能够猜出个一二。

  当年栖霞山庄下山而来的陈夜璃何等的风光恣意,靠御前献舞名动天下,才思非凡人,月容天上有。

  京中不仅是达官显贵,就连皇族也是对她青睐有加。

  而现在的皇帝,也就是先皇时的五皇子,跟现在的镇国大将军,和陈夜璃更是结为挚友,在京中是鲜衣怒马少年郎,乐得逍遥。

  世人都知此二人皆钦慕于陈夜璃,只是最后陈夜璃嫁入了将军府,五皇子登了基。

  “圣上,”卫离落轻唤。

  圣天子回过神来,揉了揉眼角,眼神略显迷惘,“朕听说,郡主身体抱恙,可有好转。”

  刚才还要血流千里,现在便嘘寒问暖,这戏剧性的变化,弄得满朝文武一头雾水。

  “早已好了,劳烦圣上挂念。”卫离落微笑着屈了屈身,“臣还有一个不情之请。”

  “说。”

  “臣即与大将军没了父女关系,再住在将军府中恐不妥当。但臣手中着实没有银钱购置宅院,臣得知京中的皇家别苑一直闲置,可否将它赐予臣。”

  卫离落迟疑了一下,又继续说:“更何况,我是郡主,同公主位,住在这皇家别苑也算合规矩吧!”

  见过脸皮厚的,没见过厚成这样的。满朝文武叹为观止,这样直白的要赏赐的方法当真是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  李景泓笑着看向卫离落,总觉的她身上有一种耀目的华彩。

  因为李景泓看的清楚,宰相韩卫看的清楚,大将军也看得清楚,看似是在死皮赖脸的讨要房子,但先是断发明志,再是从将军府搬出来,搬到皇家的院子里,这是在站队啊!这是在告诉圣天子,我是自己人。

  韩卫又打量了一下卫离落,继承了昌平夫人的天人之姿,也继承了她的玲珑心思。

  用一处宅子,换南境数万将士,这买卖值啊!

  “准了。”天子未看大将军一眼,张口应下了。

  既然卫离落是自己人,那兵权移交之事便可再缓一缓。

  圣天子抬眸问,“兵权是真的不想要吗?”语气威严之中竟带着慈爱,让大皇子与太子一阵诧异。

  要知道这个君父从来都是只为君,一心想把至尊的权利牢牢握在手中,对于孩子,哪有什么温情可言。

  那个刚刚说要把兵权交给有识之士的大臣又是一拜,说道:“臣观郡主在朝堂中处变不惊,定是有胆识谋略之人,何况郡主又承栖霞山庄昌平夫人都未曾继承的圣灵,可谓是拿兵权的上上之选啊!”

  “哦!可是,这位大人,如果我记得不错,你刚刚不是这样说的,更何况我虽承灵,承的却是静灵,不过是多了一些引风幻雪的把戏,怎么就能以此来定我是握兵权的人呢!”

  灵力分为两种,一种可化四季风雪,使百花齐放,亦可化枯草荒原为茵茵绿野,蕴含生命的禅意,称为静灵。另一种极具攻击力的动灵已盾于九州大地百年有余了。

  卫离落不顾那大臣的窘迫,向圣天子拱手,“兵权,臣愿意转让,只是臣不会随随便便就把它交出去,毕竟这是母亲留给臣唯一的东西。但若有人识人之能,用兵之道,德才计谋皆在我之上,臣愿意拱手奉上。”

  “哦。那你说说谁是这样的人呢?”皇上又问到。

  “儿臣有一个提议。”太子躬身上前,“决椿会盟之日就要到了,京中世家子弟,各地青年才俊都会参加,何不从中挑选这兵权继任之人。”

  “郡主看如何啊!”皇帝问到。

  卫离落尚在迟疑,太子又道:“郡主放心不下,可亲自督战,也可自己参加,定能为兵权谋得一个好归处。”

  “臣遵旨,”卫离落心想,还督战,不就是让我拉仇恨吗。有谁会服一个十几岁的女娃娃。

  但为今之计只有这样了。

  “既然郡主同意,此事便定了,决椿会盟魁首掌兵权。”皇帝颔首将此事敲定。

  “臣女着急看看新院落,不知可否先行离去。”卫离落躬身。

  皇帝笑了笑,挥了挥手。

  卫离落得了示意从一群跪的诚惶诚恐的人群中走了出去。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824/99824868/516966055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