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霄鹤凝云 > 20.宣战为敌

20.宣战为敌


  卫离落看得那衣冠禽兽落荒而逃,转身带着笑意瞅向了另一人,“你……叫徐莽。”

  那长眼看到卫离落看向了他,回想起刚刚那人的下场,不由得脸色一青,退后半步,将腰间宝剑抽出半截挡在胸前,努力将眼睛睁大,使自己显得有底气些,“我爹……我爹是户部侍郎。”

  “我知道啊,”卫离落看他战战兢兢的模样着实好笑。

  “我自己……排到后面去。”他吞吞吐吐的说。

  卫离落见他求饶到挺快,“是应该排队的,可是呢,犯了错,不是改过来就好了,犯过的错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卫离落迈步上前,徐莽一惊,吓得一下就把剑拔了出来,拦在身前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“教你做人。”卫离落右手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,左手一伸,旁边立在华服公子中的一个人的佩剑便应声出鞘,到了卫离落的手中。

  周围人见卫离落手中拿了剑,一下子退避三舍,唯恐伤到自己。

  只落下一个小公子纳闷的看着自己空空的剑鞘,这剑怎么就跑到她手里了呢!还在苦想,便被后面的同伴一把拉到了后面。

  徐莽看着卫离落也举剑对向了自己,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可言了,便眼一闭,心一横,嚎叫着举着剑刺了出去。

  卫离落打量了他出剑的手法,就这水平,还参加决椿会盟,应该就是家里人让报名凑个数吧!

  卫离落剑握在左手,看他出剑,都懒得换右手拿剑,剑身向前一缠一挑,便让徐莽的剑离了手,掉在了地上。

  卫离落将剑架到了徐莽的脖子上,看着他颤抖的面孔上密密麻麻的汗珠,开口道:“被人欺凌的滋味如何,心中可服气?”

  徐莽双手高举做投降状,一张嘴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。

  这时只见旁边那围观人群齐齐躬身让出一条道来,这阵仗可比见到东宫太子大的多,晋王李景渲带着一队人走了过来。

  徐莽看见了晋王,像是瞬间治好了口吃,高喊着,“殿下,救命啊!”

  晋王脸色铁青撇了徐莽一眼,看向卫离落,“不知郡主可否给本王一个薄面,留他一命。”

  卫离落恨不得转手将剑架在晋王脖子上,给哥哥报仇,可是她不能让他死这么痛快,强忍着压下心中的恶心与怒火。

  笑着道:“自然是会留他一命的,”晋王的脸色稍稍缓和,卫离落又继续对着刚稍稍出了口气的徐莽说:“不过……”

  徐莽一下子又吸了口凉气,继续屏住了呼吸。

  晋王抬眸,沉沉说到,“不过什么?”

  卫离落轻笑着看向晋王道,“不过,不是给殿下面子。”

  然后卫离落继续说到,“而是因为他罪不当死,这世上万事都有因果报应,犯了多大的罪过,就得付出多大的代价,没有人能够例外。”

  说完,将剑从徐莽脖子上取下,又一把掷回鞘中。

  转身对着晋王说,“殿下觉得,我的话,可有道理?”

  “你当真要与我作对?”晋王眼神微眯,轻轻张口道。

  “殿下,何出此言呢?”

  “你当真要一个人与满朝文武为敌,”晋王笑了,笑声中带着嘲讽,“真是天真的可爱啊!郡主殿下。”

  卫离落脸色一凛,掷地有声的说道,“没错,也错了,我就是要与你作对,但殿下没有文武百官,而我……”

  “我也不是一个人,我带着上万雄兵!”

  她有母亲留给她的上万雄兵,他们会一起帮她的哥哥讨回一个公道。

  晋王收了脸色,抖了抖衣袖,转身走了,道:“这世道,会教郡主做人的,怕的是你连长大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  晋王前脚刚走,礼部尚书就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,“不知殿下前来,下官有失远迎。”

  “那高贵的殿下已经走了,尚书大人来的有些迟了。”

  那位苏尚书抬起袖子擦了擦额上的汗,连声道,是是是。

  “尚书大人如此懈怠,就不怕太子殿下治你一个渎职之罪吗?”

  “下官知错,这就搬到抚司台监职。”苏执躬身道。

  “办法总比困难多,就按那位公子说的办,”卫离落指了指那位素衣人,“在这长街上多设几处报名位点,分担一下流量。”

  “是,下官这就差人去办。”

  “慢着,由于你的失职,那些跋山涉水而来的人可都多了额外的花销。”

  “下官这就去解决他们的住宿和伙食问题,将之前在京中的花销一并报销。”

  见到卫离落点头,苏执才躬身退下。

  卫离落带着苏念走到那素衣人身前,“你叫什么名字?你也是来参加决椿会盟的?”卫离落说完就暗自懊恼,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

  那素衣人躬身答,“草民王安忆,前来报名参加会盟。”

  卫离落见他躬身之时,胸中露出半截青色珠钗,是女子装扮之物,一时有些出神,待到他起身才反应过来,“这样啊!那你要加油啊!你一定会取得好成绩的。”

  卫离落乱七八糟的说着这毫无感染力的鼓励的话。

  王安忆一愣,眸光中充满了感激之色,“草民谢郡主吉言。”说完便告退去排队了。

  卫离落看着拥堵的人群渐渐分散开来,一个华服小公子朝着她走了过来。

  卫离落认出来,就是刚刚“借”给她剑的人,那个小公子到卫离落跟前行了一个礼,“郡主殿下,如何能召浮尘?”

  浮尘指的是他的剑。

  他又继续说,“我的剑是家母亲带人去藏剑山庄求得的上品,剑上附魂,只能供我驱使,殿下如何能召?”

  卫离落尴尬的笑了笑,“哈哈,可能你母亲被骗了吧?”

  那小公子看出卫离落并不想作答,便有些迷惑的挠了挠头,“小人叫陈晓旭,是兵部员外郎之子。”

  他顿了顿像是在犹豫该不该继续往下说,“那个……我一早就来排队了,我不是插队的。”

  “啊,我知道了……”卫离落一下子有些懵,“嗯,做得好,即使身出名门,也不该自是甚高。”卫离落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  那个叫陈晓旭的小公子听到这话喜笑颜开的到旁边排队去了。

  苏念看着他的背影笑着说到,“这个陈公子怎么有些虎头虎脑的,着实有趣。”

  卫离落也不禁笑了出来,想要打道回府,刚走两步就被苏执追了上来,神色略显犹疑,“郡主殿下,下官有一个不情之请。”

  “说说看?”

  “请郡主到寒舍一叙。”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824/99824868/509935230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