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霄鹤凝云 > 25.以剑试人心

25.以剑试人心


  卫离落拿着那人写的药方,满腹狐疑,“你为何突然又愿意帮我了?”

  “草民叫薛忞,”他笑着答。

  “我是问你为什么突然就改主意了?”卫离落看他答非所问。

  谁知他竟又现出一抹轻浮的笑意,“为群主美色所降服,若当真事后无用,便也算是舍命博红颜一笑吧!”

  卫离落看他不愿正面回答,当下瞥了他一眼,便拿着方子出去了。

  李景泓站在院中听到声响,回头看向走向他的卫离落。

  卫离落用方子拍了拍李景泓的胸口,“找人去抓药,越多越好,越快越好,越隐蔽越好,明日傍晚出城。”

  李景泓惊讶的看着她,“你拿到方子了,他怎么肯松口的。”

  卫离落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,“没有点本事,怎么做老大啊!”

  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也许和千音簪有关,也许和母亲说的那个驾鹤的傀儡师有关,但当下她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。

  翌日,卫离落醒的很早,看着摆在厅中绘着《千里江山图》的屏风。

  昨日事多,都来不及细细打量这价值五百两银票的大作,先不说这屏风是否值五百两,但画面着实赏心悦目,仙鹤翔于天际,山高绵绵,水河泱泱,风起苍岚,喜欢的东西属于自己,着实欢喜的紧。

  卫离落不禁想到昨日萧丞道别之时,似是有些不快,不知道是怎么了。

  心里这样琢磨着,人就来到了墙边,正所谓一回生,二回熟,卫离落一个展臂飞身就悄无声息地落到了墙的那边。

  萧丞正立于院中,似乎没有察觉,卫离落看到萧丞的剑放在石案上,心中生出一个搞怪的念头,勾起一抹狡黠的笑,当即拔剑刺了过去。

  在剑锋还有两步之遥的时候,萧丞蓦然转身,眼眸中闪过一抹冰冷的肃杀之意,移步闪了过去,只偏剑锋二寸不到。

  卫离落被勾起了好胜心,当即抬步蓄力又追了上去,可总是差那么一点,不觉两人你追我闪的越来越快,卫离落发间簪子已经开始有光华浮动,几个回合下来,院中只剩两道虚影,她都已经借助灵力了,可还是追不上。

  卫离落突然停了下来,恼怒的跺了跺脚,气鼓鼓的瞪着萧丞,“你跑这么快干嘛?”

  萧丞眸中的寒冰还未完全敛去,就怔在了原地。

  你要拔剑杀人,还不许别人闪躲,这算哪门子道理。

  卫离落站在那喘了口气,又瞪了萧丞一眼,拿剑一指,“就站在那,一步也不许动。”

  说着提着剑就向萧丞走了过去。

  卫离落的话仿佛像是咒语,萧丞的脚像灌了铅一般,怎么都动弹不得。

  只能眼睁睁看着卫离落把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  感受到剑的冰刃在脖子上刺骨的触感,萧丞的心陡然悬了起来,呼吸稍有凝滞,希望与恐惧在心底翻涌,却怎么也做不出反抗的举动来。

  卫离落看着萧丞漆黑的眼眸,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,还向萧丞挑了挑眉梢,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然后把剑拿下来,插回剑鞘里,声音里有些怨嗔,“你就算比我快,也不能表现出来啊!这样的话,我会很没面子的。”

  萧丞心中像是大地回春,依旧一言不发,只是盯着卫离落。

  卫离落继续抱怨道,“再说了,速度太快,我会收不住手的。”

  卫离落将剑又抽出几分,看到平滑的剑身上刻着红色的铭文“鹤羽”二字。

  又将剑细细打量一番,才又抬头对萧丞说,“此剑有魂,且十分顽固,我能很强烈的感到它对我的抗拒,”卫离落凝神后略显疑惑的继续说,“真奇怪,我自小对兵器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感召力,头一次碰到这么坚定的剑魂,如果刚刚换一把剑,兴许我就能追上你了。”

  卫离落厚着脸皮说到,然后将剑递给了萧丞,“是把好剑。”

  转念一想,又觉得不对,“凭你的身手,那日完全可以躲过去的。”

  可他那日仿佛要生生受伊沛那一剑。

  萧丞抬眸,看着卫离落,薄唇轻启,“装的。”

  卫离落听到他说话,才感到萧丞言语中的冰冷与疏离。

  “即是装的,为什么告诉我。”卫离落显得有些小心了。

  她紧紧盯住萧丞的眼睛,可眸中漆黑一片,什么也看不出,少顷之后,萧丞才缓缓说,“不想骗你。”

  卫离落心中一暖,随即又粲然一笑,仿佛刚刚的陌生是一阵错觉。

  她走上前抬手揉了揉萧丞的头发,可因为比萧丞矮上一头,为了显得不那么勉强,还悄悄将脚跟踮了起来。

  然后,她看着萧丞不苟言笑的面孔顶着被自己揉的乱糟糟的头发,不禁又笑了起来。

  卫离落转过身去,低低的说,“我来是跟你说一声,我晚上就要出城了,你照顾好鸡腿啊!”

  然后又回身看着萧丞,“屏风,我很喜欢,谢谢你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萧丞看着卫离落静静的问。

  “啊!你是问我为什么要出城,还是为什么喜欢那个屏风啊!”卫离落一时间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  可萧丞只是定定的盯着卫离落看,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。

  卫离落也不在意,走了几步坐到了院中的石凳上,看着萧丞拍了拍石案对面。

  萧丞会意,抬步走了过去,坐在了她对面。

  “我叫卫离落。”

  萧丞抬眸,不知她在做什么。

  卫离落微微一笑,“我不喜欢我的名字,因为总让我想起离别之苦,繁华落尽。可阿娘对此却自有一番冠冕堂皇的解释。”

  卫离落似是在追忆母亲,“阿娘说,‘离’字取自‘邦分离兮而不能守也’,是想让我做一个有用之人,合家国,定社稷,而‘落’字取自‘颜渊炊饭,尘落甑中’,她说如果担子太重,不乐意挑了,那就做一个平凡快乐的人,带着这世间的烟火气,炊饭,拭尘。”

  卫离落站起身,眉目中似有风华追逐流云,眸中意满载星河万里,她看着萧丞,又抬头看过天际,顾盼流转之间,用清越的声音说出,“吾心有两愿。”

  “其愿一,倘若所踏之路还算顺遂,便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但若我不开心了,觉得累了,就去实现第二个愿望。轻衣从简,去看翩翩之燕,远集西羌,峨峨高山,直入云霄;去听泱泱河水,断于崖壁,群群仙鹤,鸣于九嗥。”

  卫离落带着向往的笑看向萧丞,“这样,岂不快哉!到时候带上你,可好?”

  卫离落见萧丞只是看着她,并不说话,也不在意。

  这是她心中的信仰,离,是她的抱负,落,是她的憧憬。

  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824/99824868/508720909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