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霄鹤凝云 > 26.风铃悬树下

26.风铃悬树下


  卫离落看着萧丞这才回答他刚刚问的问题了,“为什么呢?我要出城,是要去实现我的第一个理想,我之所以喜欢千里江山图,因为那是我心中的向往。”

  萧丞就这样看着她,半点移不开目光。

  “我要走了,得去看看药材买够没有,你在家,一定要照顾好鸡腿啊!”

  这样的问题,卫离落压根就没抱着他会回答的希望,谁知他看着卫离落竟一抿嘴笑了出来,然后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,“好啊!”

  卫离落一时间有些痴了,就像那日立于高墙之上偷看他抚琴时,那种恍闻谪仙坠世的感觉一样。

  她头一次见他笑的这般如沐春风,不仅是抿薄唇,勾嘴角,而是眼角眉梢都带着温润的笑意。

  “好……什么?”卫离落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,情急之下,乱七八糟问了这样一个问题。

  说完就觉得自己被惑乱心智十分尴尬,说了句,“那个……我先走了,”便落荒而逃,抬步旋身越过高墙,越到墙那边后,卫离落死命的捂住自己狂跳的心脏,瞧你这出息,每天都照镜子,自己的英姿飒爽都看过多少遍了,居然会……

  萧丞看着卫离落落荒而逃的模样,笑意更深了,好像两次她离开的时候都是着急忙慌的。

  萧丞望着那堵已经什么都没有的墙,又说,“好啊!带着我,一起……”

  此时风眠走了进来,看到萧丞还未收敛的笑意,一时间失了神,他从来没有这样笑过。

  “凌风阁传消息来,是青禾,流民成灾,爆发了瘟疫。”风眠低声说。

  “瘟疫。”萧丞脸上浮现出担心的神色。

  “李景泓什么证据也没取到,赈灾款下拨之后,换成了给流氓充饥的麦糠,中间夹杂着五成重的沙石,明面上的账天衣无缝,唯一可以作为证据就是黑心粮商和官府之间的黑账。”风眠接着说道。

  萧丞心中微动,手指拨弄着剑穗,面无表情的说道,“那添一把火吧!”

  “如何?”

  “让人把账目找出来,送给她。”

  风眠不动声色,“送给谁?”

  萧丞没有回答,转身撇了他一眼,迈步就想离开。

  “殿下真的是想让卫国越来越乱吗?殿下敢说没有夹杂私心吗?”

  萧丞凝滞,风眠顶着他带着怒意的目光继续说道,“那日殿下从阁内出来,说想要喝酒,是在等郡主吧!买不起的东西,郡主知道舍弃,难道殿下要负隅顽抗吗?”

  萧丞冷静下来回答他说,“卫离落能用鹤羽。”

  风眠一下子用目光盯住萧丞手中的剑,难以置信的说,“这怎么可能?除殿下之外,鹤羽的剑魂从未向任何人屈服过。”

  风眠屏住呼吸,凝神思考,“不对,她怎么会拔殿下的剑,你们打过,”风眠看过院中景致丝毫不与之前有异,又将疑惑的目光投向萧丞。

  “她出手试探过我。”看着风眠面带惊恐犹疑的表情。

  “不可能,阁内势力极其隐蔽,蛰伏京中数年未露任何马脚,她才回京月余,怎么可能查到消息……这不可能!”

  萧丞没有理会他的不可置信,声色平平的说,“我很清楚,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
  说完迈步回到房中,风眠知道自己惹他不快,只能将信将疑的转身出去。

  萧丞从胸中取出那个手帕,纤细的手指摩挲着上面那朵紫色的朝然,花开的很灿烂,像她的笑一般,可花再灿烂,也是假的,萧丞漆黑的眼眸中浮现出复杂痛苦的晦涩。

  到底,谁是真,谁在演?

  卫离落压下心中波澜,不动声色的回到府中,看到薛忞坐在阶上。

  “莫非这府中后院有桃园仙境,令郡主流连如此之久,”薛忞抬眼看到卫离落朝他走来,两眼放光,“还是说,郡主当真打算过河拆桥,拿了药方,就不管我的死活了。”

  卫离落心中有鬼,被他这么一猜,刚刚平复下的心跳又剧烈了起来,“你胡说什么呢?”

  薛忞投来仿佛看破一切的目光,调笑到,“那郡主能不能给我这个伤患倒杯茶啊?”

  “你自己没长手啊?”

  “喂!我肚子上被捅了两刀啊!”薛忞捂着肚子,一脸痛苦状。

  “可你昨天不是还能自己倒的吗?还能口若悬河,咄咄逼人,你现在还能下床跑出来。”

  “我不管,我就要喝你给我倒的。”

  “我就不给你倒,你爱喝不喝。”卫离落双手抱于胸前,打算跟这个蛮不讲理的人死磕到底。

  薛忞看情况觉得没戏,又拾起讨好的笑容来,“那这样,你给我倒杯茶,我告诉你,我为什么帮你,行吗?”

  卫离落一副狐疑的目光打量过去,“君子一言?”

  “快马一鞭,驷马难追,言出必行。”薛忞接的嘎嘣脆。

  卫离落弯腰将茶递给他,看着他慢条斯理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呡着,一副深深陶醉的样子。

  “现在能说了吗?”卫离落催道。

  “果然这郡主倒的茶,就是分外香醇啊!”

  “你有完没完,到底说不说了?”

  “我说,你也未必信啊!”

  薛忞清了清嗓子,“在一个万里无云的日子里,我在一个满是白鹤的仙境中飘然转醒,然后一个鹤发童颜的仙人,指着一副画像说,这,是你的有缘人,你需找到相助与她,那画上的姑娘就是郡主的模样,所以我得帮你。”

  卫离落心中瞬间生起一阵怒火,“他说我是有缘人你就信啊!你拿我当三岁小孩呢?”

  “信,当然信,那画中之人美艳不可方物,当真倾国倾城之姿,为什么不信。”薛忞闭上了眼睛一脸沉浸在美好回忆中的模样。

  卫离落此时真的很想在他肚子上再捅上一刀。

  薛忞睁开眼睛,又将卫离落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,“眉目倒是无差,就是那温婉端庄的气质差上许多,搞得我都没认出来啊!”

  “什么温婉端庄,那是形容本老大的词吗?什么乱七八糟的仙人,即是仙人指画,你看我簪子干嘛?装神弄鬼……”卫离落实在听不得他再胡说八道了。

  但这时薛忞却敛了笑意,盯着卫离落发间的簪子眉头一点一点的皱起来,表情看起来还有几分痛苦,眼睛紧闭,似是在努力记起什么。

  “那簪子,我有印象。”

  薛忞睁开的目光变得空洞,喃喃低语,“我想她……我弄丢了,找……不到,别哭……好疼……我头好痛……好痛啊。”

  卫离落开始看他那样,还以为他又要耍什么把戏,直到他额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,才确认他是真的不对劲。

  刚想问问他,怎么了,谁知薛忞却径直昏了过去。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824/99824868/508524147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