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霄鹤凝云 > 28.朱门酒肉臭

28.朱门酒肉臭


  卫离落跟着薛忞进了村子,先到一家农舍将孩子放了下来,叫了人看着,便出去探看情况。

  “我得去村东,那里都是疫患,殿下还是留步吧!”薛忞说了一句,扭头就走。

  卫离落一听不禁生气,“你以为我来是干嘛的,你不让我去,我就不去啊!”

  “你打了晋王的人,当地的官府很快就会找过来,你要是染病了,难道你要我一个半点官职都无的人,与他们对峙吗?”薛忞质问道。

  “到时他们来了,我再过去,我自幼习武,不会有事的,你放心,我不会死在李景渲前面的,就算我染病了,不是还有你吗?”卫离落一脸讨好的保证道。

  薛忞看了她一眼,没再说话。

  卫离落跟着薛忞迈步入了村东,草席一张连着一张,一眼望不到头,有些人咳得像要吐了一般,而有的人却连抬手求救的力气都没有了,空气中弥漫着腥臭的气息,令卫离落一阵作呕,许是见过沙场上尸横遍野的场景,心中也难免觉得震撼。

  薛忞低身给一人切脉,“此疫发病急剧,症情险恶,初起可见憎寒壮热,旋即但热不寒,头痛身疼,苔白如积粉,舌质红绛,脉搏轻微。”

  薛忞又站起身来,继续说,“我开的方子,以疏利透达,清瘟解毒为主,我之前试过了,这清瘟败毒饮,虎合犀角升麻汤两方非常有效,当务之急,还请殿下……”

  “药已经按照你的方子在煮了,马上就能端过来,”卫离落笑着答到,“我担心所带的药材不够,昨日已经派人去邻县采购了。”

  薛忞看了卫离落一眼,目光里带着赞赏,“殿下思虑周全。”

  “真是不容易啊!从你口中听到溢美之词。”

  卫离落还没来得及得意,就有人赶过来,对着卫离落行了一礼,“少将,带来的食物被一抢而空了,还有很多人没分到。”

  卫离落皱了皱眉头,对薛忞说,“我先过去看看。”便跟着那人走了。

  隔了老远,就听到那边一片闹嚷嚷的声音,走进看,很多人都狼吞虎咽的将抢到的饼向肚子里塞,李景泓站在那群人之间,无力的规劝着,“慢点吃,没分到的,我会想办法。”

  突然,村口响起了一声锣,这些人都又拼命向那边跑,卫离落在后面跟了过去,看到前来发粥的人前面排了长长的队,卫离落走到队前,从那人手中抢过那碗粥,一碗“粥”,半碗水,半碗沙。

  卫离落翻手将粥倒在了地上,抬头问那施粥的人,“你家大人吃的也是这个?”

  那人许是路过村口看到情况有变,见卫离落这般竟很是隐忍,只是低眉答了句,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

  卫离落一声嗤笑,“不想死,就带上你的粥,给我跟上。”

  卫离落翻身上马,“等了半天,也不来找我,我只好去找你了。”

  马蹄轻踏,卫离落转瞬间来到了县令府伊,并不像其他克扣赋税的贪官一样,这位县令的府邸竟显的有些寒酸。

  卫离落心中怒火难收,也不作它想,一脚踹开了门,迈步进了府,李景泓也下马跟了上来。

  一入府,府中的守卫家丁就将二人团团围住。

  “我来看看,是何方宵小敢闯我的府邸。”伴着话音一个身材肥胖满面油光的中年人从后院走了出来。

  “大胆狂徒,你们眼中没有纪法的吗?是嫌这青天白日的不舒坦,想要到牢里待着么?”那位府衙县令举着手架着官威说的头头是道。

  可卫离落没有时间更没有心情跟他废话,从李景泓腰间取出腰牌对着那位“大官”一亮,那人定睛一看,瞬时间面如土灰,匍匐在地,“小人有眼不识泰山,冲撞了太子殿下,小人罪该万死。”

  那些拿着刀剑对着卫离落和李景泓二人的守卫和家丁一听这话,当即也吓得跪倒在地。

  不要说太子爷,青禾城里的这个小县衙,平时连个上了品级的官都没见过,不然一个九品芝麻官怎会如此横行,所以怎么也想不到东宫正主会亲自莅临。

  “你确实罪该万死!”卫离落咬牙切齿的说到,“而且万死难辞其咎。”

  “拿下!”外面的人蜂蛹而入,将府中的人都扣了下来。

  连后院的县令夫人和千金也被拖到了前院。

  “大人饶命啊!小人都是按命令行事啊!小人也只是想求个活路而已啊。”那人哭嚎道。

  “是吗?可这家不抄,我怎么知道你贪没贪。”卫离落威逼道。

  搜查一番后,东宫卫上前回禀道,“府中除了桌上的吃食是珍馐,未发现高价物品,存款脏物等。”

  “小人实在是逼不得已,走投无路,那些流民小人……小人实在是养不起啊!”

  “说到底是逼不得已,还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,大人心知肚明吧!”卫离落闪烁着怒火的目光中又多了厌弃。

  “陈奕!”

  “在。”院外一人进来对着卫离落行礼直身后,从袖中取出一页纸张,宣读道,“赵利玟,居九品,在余姚,梦溪,辰宇等城中各有两处宅院,在京都安阳有宅院一所,店铺一户,名下属田共计百亩有余,其余不列。”

  卫离落越听越生气,不觉双拳已经攥的咯咯作响,这样一个官,钱多的都能在寸土寸金的京都,买下一座府邸,一个铺面,要知道她的房子还是母亲拼尽一生所得的兵符换来的。

  那九品芝麻官赵利玟没想到藏的那般隐蔽,居然被挖了出来,身体不住的发抖,算是知道是死到临头了。

  陈奕读完后抬头等卫离落的指示。

  “那些,都帮赵大人,卖了吧,至于房契地契,我想大人是很乐意交给你的。”

  “是,少将!”陈奕对着卫离落鞠了一礼,转身走到赵利玟身边。

  卫离落看了一眼李景泓,算是打个招呼,举了手中的太子腰牌,说到,“九品官,赵利玟,贪灾款,扣赋税,鱼肉乡里,蝇营狗苟,太子携监国政令,就地发落,所有家财,全数充公,赵利玟极其家眷打入地牢,听候提审。”

  这时,那两个施粥的人提着桶终于赶到了,看院中情形,顿时吓得膝盖一软跪了下来,连大气也不敢出。

  “哦!对了,大人在狱中等候天朝提审期间,就尝一尝这“美味”的粥吧!”

  卫离落看着赵利玟抬起的惊惧的目光,平声安慰道,“你不亏的,太子殿下都亲自尝过了。”

  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824/99824868/508149400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