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霄鹤凝云 > 29.灵泉竭尽时

29.灵泉竭尽时


  一日奔波,转眼天色就已向晚。

  卫离落回到那农舍,那孩子醒了之后,吃了东西,又换上了略干净些的衣服,竟有几分大户人家小公子的扮相,且眉目显得有些熟悉,但卫离落一时间又说不清楚为什么这样觉得。

  那男孩看到了卫离落,眼中瞬间生起了几分警戒。

  令卫离落哭笑不得,“我有这么吓人吗?”

  那男孩只是小心翼翼望向卫离落的手,伤口没有及时清洗,血已经凝固变成了紫黑色。

  “你是怕我会报复你?”卫离落晃了晃自己的手,“都说了,我不怪你。”

  “你身上的衣服是谁给你换的。”

  那男孩软软糯糯又支支吾吾的答到,“是薛哥哥。”

  “那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  那男孩身体稍放松了一点,“王安鸣。”

  “那你年庚几何了?”

  “八岁。”

  “晚上吃东西了吗?”,“吃的什么?”“现在还饿不饿啊?”“现在冷不冷啊?”

  卫离落就这样一个一个问题不厌其烦的问。男孩每个问题都回答。

  卫离落笑着坐到了床边,猝不及防伸出手摸了摸安鸣的脑袋,“你叫薛忞薛哥哥,那你叫我什么呢?”

  卫离落若有所思,开口道,“你就喊我老大吧!”

  看着小男孩咕噜噜带着问号的大眼睛,卫离落又笑着说到,“你喊我老大呢!保证你不会饿肚子,我保证没有人敢欺负你。”

  “我是有很多跟班的,他们个顶个的厉害,念儿读过很多书,四书五经可倒背如流,其中还有一个跟你一样,不喜欢说话,对我也爱答不理,不过,我告诉你,他的剑法特别好,当然,比起我,还是差了一点点。”

  卫离落闭口不谈那日用了灵力也没追上人家的事情,把原因都赖在了那把顽固的剑上。

  又接着忽悠道,“他的木雕刻的也栩栩如生,如果他见过你,就能刻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你呢!”

  小孩子大概都对这些小玩意感兴趣,王安鸣睁大眼睛问到,“一模一样吗?”

  “那当然,放在你旁边,旁人都辨不出哪一个才是真的你呢!”

  千里之外的萧丞端着茶水,猝不及防的打了一个喷嚏。

  王安鸣有些沮丧的说道,“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啊?”

  卫离落见他答应,忙喜笑颜开的说到,“无妨,无妨,你还小嘛!有的是时间学,你想学什么,我都可以教你。”

  “你什么都会吗?”

  卫离落被问的有点心虚,尴尬的笑笑,“差……不多,差不多吧!”

  “不早了,快点睡觉吧!”卫离落迅速转移话题。

  “我睡不着,我想要听故事,我想要阿娘?”

  卫离落不禁鼻头发涩,流民动荡,与家人走散,能活下来已实属不易,想找到亲人,如同天方夜谭,更何况还不知道家人是死是活,刚才就是怕惹他伤心,都没问他家中父母。

  “想听故事啊!老大可会讲故事了,我来给你说一个好吗?”卫离落将他身上的被子掖紧。

  看王安鸣眼泪汪汪的点了点头,开口说道,“传说,在很久很久以前,卫国啊,有一个栖霞山庄,山中有一眼灵泉,泉水四季澄澈,经年不衰,山中人受灵泉浸泽,个个身怀绝技,有人能让枯草重新焕发生机,让旷野雨落变成飞雪满天,而有的人啊!特别能打,长枪,利剑,快刀,暗器,凭空化来,所以栖霞山庄很受世人的敬佩……”

  卫离落说着说着,就有些出神,好像回到了南境,自己躺在被子里面,阿娘坐在床边,一边轻轻拍着,一边轻轻说着。

  卫离落脸上浮现出一抹温柔的笑意,“可是后来啊!灵泉就渐渐枯竭了,山中的人也都没有了神力加持,大家都变得跟外面的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了,直到山主陈氏的女儿也没有承灵,灵泉彻底变成了一口枯井,外面也不再有人前去拜师,陈氏就渐渐没落了,直到……直到十几年后山主的女儿牵了一匹枣红色的马儿下了山,策马入京华,凭着在御前献了一支红裳剑舞,名动天下,后来……后来……”

  卫离落的喉头有些发紧,怎么说呢?后来怎样了呢?

  她低下头看了看王安鸣,正睁着大眼睛直直的盯着她,丝毫没有要睡觉的意思,卫离落不禁无奈扶额,“合着我忘情的在这说半天,你怎么还不睡呢?”

  说他不睡,他还将胳膊伸出来支着坐了起来,“这个故事,我听我阿娘说过好多遍了。”

  “哦!你听过了,那你跟我说说,后来怎么了?”

  王安鸣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赶走了瞌睡,振振有词的说道,“后来,特别漂亮的陈姑娘成了巾帼大英雄,将来犯的敌寇挡在了外面,我们才能安居乐业。”

  卫离落眼眶一红,想来自己还没一个八岁的孩童活的通透,是啊!母亲虽受离亲思乡之苦,可是守住了一生的信仰,求仁得仁,也算是,善终了吧!

  “那安鸣学了本事,也当一个了不起的大英雄,好不好。”

  “我的大哥哥也教过我,做一个有用的人。”

  “哦!那你哥哥的话,可要记住喽,不然以后可是要挨揍的。”

  谁知听了这话,王安鸣竟撇嘴哭了起来,“我见不到我大哥哥了,他被我阿娘赶走了。”

  “啊?你阿娘为什么要赶你哥哥走啊?”

  “我阿娘不喜欢周小娘,就将她们赶走了,阿娘是个大坏蛋,阿鸣不要跟阿娘玩了。”

  听到这,卫离落算是明白个差不多了,是一个府中嫡母将妾室和庶子一并赶走的故事。

  明白是明白了,可是这王安鸣的嚎啕大哭倒是弄得卫离落束手无策。

  正不知如何是好,薛忞推门走了进来,“你也太不懂事了,怎么连小孩子都欺负啊!”

  “我……”卫离落百口莫辩。

  听到这话王安鸣竟稍稍平息了,还想平息一下为他老大解释,可是实在忍不住,就索性继续哭了起来,卫离落看着也没有争辩。

  “阿鸣不哭,我们将她赶出去啊。”薛忞说着就把卫离落推到了外面。

  卫离落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只看薛忞关门前对着她笑了笑,“去吃点东西吧!”

  卫离落嘟了嘟嘴,转身出去就看到了外面的李景泓。

  他站在杂乱无章的空地中,披一身月光,闻声转了过来,笑到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  卫离落长呼了一口气,“没你反应大,比这惨的场面,我见多了。”

  李景泓从衣襟中掏出了一块饼,递给她,“只有这个了。”

  卫离落也不见外,接过来就啃了起来。

  “上午就已经派人回京调物资了。”

  卫离落啃着那个饼,不觉已泪光闪闪,低低道了声,“嗯。”

  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824/99824868/507959045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