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霄鹤凝云 > 33.画前世情深

33.画前世情深


  卫离落简单休沐焚香之后,跟着皇帝身边的内监去往圣天子的书房,卫离落知道这个人,第一次见他,是在初回京都的安阳城上,他用锥子一般的嗓音宣读对母亲的审判。

  “公公怎么称呼?”卫离落一边打量周围宫闱的景致一边问到。

  “咱家姓洪,小殿下喊奴才洪公公就行了。”

  卫离落笑着道,“这皇上的书房还真是远啊?建的跟朝堂一样高。”

  卫国的宫殿背倚灵息山,内殿都建在半山上,传说一是靠近灵脉,二来以天子浩然正气震慑这灵息山中凶灵巨兽。

  “天子,本就是谪仙下凡,自是与我等常人不同,当是高尘半山。”那洪公公不紧不慢的答到。

  卫离落听这话不禁轻笑一声。

  洪公公看她不屑,又说,“我们这圣上,最忌讳的就是旁人去挑战他的威严,若是像小殿下刚刚这般,便是触了逆鳞了。”

  卫离落凝眸,眼神中有碎冰闪过。

  “不过,小殿下不是旁人,这样笑,想必圣上也不会怪罪。”洪公公温和的笑着。

  “哦!此话怎讲。”卫离落被勾起了兴趣,将目光从路旁高高的朱红宫墙和阶梯上转至洪公公身上。

  “到了,殿下请进吧!圣上已候多时了,老奴就不进去了。”那洪公公低头微笑做出了请的姿势。

  卫离落也没有追问,只是抬头看阶梯之上的那座宫殿,阶梯两旁两排看不出来名字的树,叶子在寒冬的摧残下早已一片不剩,但卫离落知道,只要春风拂过,一切都会继续向阳而生。

  卫离落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,推门走了进去。

  大殿内空旷无人,一室茗香,缥缈空濛。

  卫离落绕过屏隔,看到了圣天子坐在书桌旁,捧着一盏茶。

  “臣拜见圣上,请问圣躬安和否?”卫离落鞠躬见礼。

  “来了,”天子朝着卫离落温和的笑了笑,目光扫过桌子对面示意卫离落坐下。

  “朝堂之上,可还满意啊?”李长渊轻轻问到。

  可就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却让卫离落全身上下的神经全部绷紧,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
  “你要记住,你如意,不是你有能耐,而是,朕愿意,当然,朕也可以有别的选择。”李长渊轻轻将茶盏端起,放在口边,啜了一小口。

  不动声色,却让人感到迫人的威压,卫离落稳住心神答,“臣记住了。”

  “再过几日就是上元灯节了,还没见过安阳的上元节吧!”李长渊将茶盏放在桌上,示意卫离落坐下,随意的说到。

  “嗯。”卫离落点头应答。

  “你母亲啊!最喜欢的就是热闹,哪里人多,就往哪里挤,所以啊,她最喜欢的就是上元灯节。”

  李长渊脸上带着笑意,目光有些失神,“当年就是在上元灯节上,你的母亲带着个面具,在大街上起舞,引起了我的注意,我让她再跳一个,她不肯,还上来把我打了一顿……我问她,你知不知道我是谁,她还反问,你知不知道我是谁,不过你都打不过我,也不配知道我是谁?”

  这圣天子提起当年的囧事,丝毫不觉尴尬,还带着向往,“到了第二天啊,满安阳的人,都知道我一个皇子在大街上被揍的站都站不起来。”

  “后来啊!在父王的寿诞上,她跳了一曲红裳剑舞,在街上虽然她带着面具,但我一下子就认出来,就是她,因为那样曼妙又带着苍劲的舞姿,这天下没有第二个人能跳出来。”

  李长渊轻轻站起身来,叹了一口气,“可惜啊!事到如今,能听我讲讲她的,就只有你了。”

  他缓步走到墙边的一副画前。

  背过李长渊,卫离落才放心细细去打量这书房内的陈设,空旷,寂静,甚至有些幽暗。

  最后卫离落的目光还是和李长渊一样,落到了那副画上。

  那画上是母亲,卫离落一眼就看了出来,可那样的母亲,卫离落确是陌生的,画中女子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,一身红衣劲装,站在纯白似雪的梨花树下,手中握的剑像是要挽出剑花来,梨花开的热烈,却在女子璀璨的笑颜中,失了神采。

  卫离落站在李长渊身后,看他像是从胸中掏出一物追忆,“当年,我将这梨花坠子送给她,她却回我说,‘我已深知南风巷,不与梨花共度生’。”

  再后来啊!就物是人非了……

  卫离落看他这样惦念臣子的妻子,一边觉得愤懑,一边又觉得他可怜,他凭什么觉得,可以这样直白的在她面前吐露对母亲的仰慕,就凭在朝堂上,她当着百官的面,跟卫青云翻脸吗?卫离落一时间说不出何种滋味,只觉得可笑至极。

  胸口正一口闷气,无处发泄,又听李长渊对着画像喃喃自语,“下辈子啊!我一定……不要再遇见你,不要再存那么多执念。”

  卫离落看着那方才还威仪无限的人,此时的背影,竟显出几分怅然的落寞,一时间心中又泛起同情,“母亲,一直把圣上当做最好的朋友,可以依赖的亲人。”

  李长渊回过头,卫离落看到他眼中的点点浮华,一下子像是苍老了许多。

  卫离落微笑着走到一盆快要枯死的兰草前面,一挥衣袖,那兰草霎时间清光缭绕,在卫离落的注视下,枯死的焦叶重新焕发生机,然后在下一瞬抽茎开花。

  卫离落深吸一口缭远的幽香,“阳光微凉,流年匆忙,圣上是为天下君,应以社稷为重。”

  李长渊的目光似是有些出神,“这盆兰花本来死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,可是灵力本就是生命本源,我又承了静灵,救活一盆小花,是比让安阳下一次雪要容易的多。”卫离落略带得意的微笑道。

  可李长渊却依旧失神模样,皱着眉头若有所思,“灵力……生命之源……”

  “陛下……陛下……”卫离落轻唤了几声。

  李长渊从沉思中,回过神来,揉了揉眉心,“朕累了,你退下吧!”

  卫离落腹中存疑,却还是带上门退了出去。

  卫离落站在数百级阶梯上朝下望,竟一眼辨认出阶梯两旁的秃树是梨树。

  阳光微凉,人间仓皇,来生太远,诺言不达,就不如将执念放下。

  可卫离落不知道的是,最终,她自己才是执念最深,在深渊沉沦的那个。

  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824/99824868/506927263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