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霄鹤凝云 > 34.杀机暗藏

34.杀机暗藏


  “郡主真是让本王好等啊!”

  卫离落正担心苏念会不会在府中等着急了,就听到半路杀出的晋王撂出这样一句。

  卫离落吃了一惊,“领了旨,不好好筹备赈灾青禾的事务,难道这是在花时间等我吗?”卫离落云淡风轻的说到。

  “你真以为,拿到了那点证据,户部就会任你驱使,拨款去青禾赈灾吗?”晋王眼角勾起一抹挑屑。

  “晋王殿下怕是误会了,让户部去拨款赈灾的不是证据,是圣旨,不是我,是天子。”

  卫离落语气平和的解释,嘴角勾起一抹浅笑,“还是说,户部不属天子,而是只听命于……晋王你。”

  晋王没有恼怒,也没有辩驳。

  他只是不明白,自己的君父,为何会如此向着一个外人,李景渲扫过卫离落的眉眼,眼神悲戚之后,闪过一道冰冷肃杀的寒光。

  “如果殿下无事,就不奉陪了。”卫离落接过李景渲闪烁着怒火的目光,云淡风轻的告辞。

  “郡主哪个部下的妻小在青禾,本王可以代朝廷抚慰一下。”李景渲对着卫离落的背影调笑着开口道。

  “我说了,有很多人……”卫离落带着冰冷的笑意回头,“殿下前去救灾定会日理万机,还是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吧!”

  “郡主可听说过,安阳城内因为写了反诗被执死刑的苏先生的女儿逃掉了。”

  卫离落心中一惊,瞳孔骤缩,稳住心神后缓缓回头,浅笑道,“这是刑部的事情吧!殿下,我虽不常上朝,也没有什么职务,却也并非什么闲事都管。”

  “郡主不必动怒,只是最近有调查的人说,跟在郡主身后的小侍女,与那朝廷钦犯的女儿有几分相像,我就说,我大卫战功赫赫的郡主殿下,怎么会包庇罪犯呢?”晋王谈笑风生。

  至此,卫离落已经明白他们已经知道苏念的身份,这样做只是在试探。她在朝上那一番说辞,就是想掩饰苏念的身份,晋王对流民的层层压制,怎会让灾民跑到天子脚下。

  即已识破,无需遮掩。

  “那可未必,我要护的人,谁要是想来伤害,可就要有掉脑袋的觉悟,至于罪名,是不是真是如此,那也是由我说了算。”卫离落说完,用凛冽的目光扫过晋王,转身就走了。

  伊程金从晋王身后出来,一并看着卫离落远去的背影。

  “就是这种不知天高地厚,自己不要命,也要拉别人下地狱的人最是难缠,也最惹人生厌。”伊程金目露凶光。

  晋王轻轻笑了一笑,“恰恰相反,我很欣赏她,”他顿了一下,声音略显低沉,“可惜的是,现在,我还没有欣赏她的资格。”

  卫离落刚翻身下马,苏念就迎了上来,“姐姐怎么回来的这样晚?太子殿下刚刚来过,他已经知道姐姐求得赈灾圣旨了,在院中等了一会儿,就回东宫了,说明日要入朝述职,有事需要准备。”

  卫离落将马疆递给下人,拉苏念进府,“他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来告诉你,疫情虽有扩展,但已经可以控制了,薛忞也染了病,不过他自己都不放在心上,没什么大碍,不必记挂,还有,你送给你那个小跟班的木雕,他很喜欢。”

  “如此甚好。”卫离落感到很欣慰,不枉她这几日奔波辗转。

  卫离落刚想进屋,却听到了声响,转身看见卫青云站在院中注视着她。

  “将军造访,蓬荜生辉。”卫离落装模作样的说到。

  “落落,再过几日就是上元节了,回家吃顿饭吧!”卫青云不理会卫离落的客套,温和的说到。

  “这里就是我的家,将军这是要我回哪去?回南境吗?如果去边境,需上书请旨。”

  “落落,你知道,我不是这个意思?”

  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让我去将军府吗?可是我的阿娘不在了,哥哥也走了,我跟将军府的羁绊早已斩断了。”

  卫青云眼神现出万分痛楚,将双手攥成拳,眸中凄楚过后,又燃起滔天的恨意,“那让我来,你想做的,都交给为父。”

  卫离落轻蔑的看着小心翼翼讨好她的卫青云,轻启朱唇,“卑怯的人,即使有滔天的怒火,除弱草外,又能烧掉什么呢?”

  “落落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卫青云一阵失神。

  “将军还是回府吧!毕竟,这将军府,入史册的清誉,数百年的基业,那么多的人口,世族恭亲,都还要靠将军去保全呢?”卫离落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。

  卫青云知道她在挖苦他,他也痛苦不能放手报仇,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面对别人的嘲讽无力反驳,因为那些都是你的原罪,即使那些事是你最不想也不敢承认的事情。

  “朝堂如战场,稍行差踏错,便会万劫不复,还有,不要再拿你的母亲在天子面前说事了,这样,早晚会酿成大错。”

  卫离落不知他是以何种姿态在她面前说教,“将军,我十岁就跟阿娘上过战场,战况如何,我心中自有定数,”卫离落嘴角勾起一抹玩味,“还有,卫将军怎么知道,我是在拿母亲说事,我就不能是,在传达母亲的意愿吗?”

  卫青云听前半句心中还怀着愧疚,听完下半句,胸中竟生出一股怒火,奈何不能发作,强行压了下来。

  “庭儿,想让你回府,教他用剑。”卫青云耐着性子说。

  “卫府的公子想要老师,多的是用剑的名士争先恐后。我没那个闲工夫。”卫离落豪不留情面的拒绝。

  “既如此,我便替你回绝他,你要是想回去,随时回去,你的院落我一直差人打扫着。”

  言罢缓缓转身,向门口走去,又是一个萧索落寞的背影,其实卫离落注意到了,这个正直壮年的人,他的发间已有银丝了。

  可骄傲从来就没有给她原谅的权利,她永远也不可能跟那一家人坐在同一张桌子吃饭。那样,母亲也许会责怪她吧,还会觉得难过,就像此时的她一样,明明八分气场,却有一种被抛弃的无助。

  “姐姐,人长大了,是要懂事的。”卫珞庭初见卫离落时就这样对她说过。

  可是她懂事啊!她一直懂事,没人会比她更理解懂事的代价有多沉重。

  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824/99824868/506810513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