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霄鹤凝云 > 41.命悬一线

41.命悬一线


  “死人了!死人了!”

  随着周围人的惊呼,原先拥挤的人群此刻顿时退避三舍。

  卫离落咬住自己的舌头想要保持意识,在模模糊糊的虚影中,她看见萧丞拼命推开人群,跪在了她面前。

  “手……上有血,”

  萧丞熏着血腥味对上围在周围中一人的目光,那人慌乱的将手背到后面去。可是已经晚了。

  萧丞一拍鹤羽,应声出鞘,一剑封喉,手法之干净利索至于周围人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,那人眼睁的浑圆,沉重的身躯砸到了地面上。

  周遭人再不敢留于原地看热闹了,做飞鸟状,四散而逃,一是倒地那人死状着实可怖,七窍流血,且血如墨一般,着实异常,二更是因为出剑之人猩红的双目仿若嗜血的凶兽,恐下一秒还会杀人。

  鹤羽归鞘,萧丞颤抖着双手扶起卫离落。

  “干得……好……就是他……”卫离落脸上浮起一个苍白的笑。

  她说了,想要伤害她或是她要保护的人,就要有送命的觉悟。

  腹部传来的剧痛让她身体不住的战栗,缩成了小小的一团,终是承受不住,昏了过去。

  此时苏念和风眠寻声赶了过来。

  “姐……姐,你醒……醒……你醒醒啊!”苏念一下子跪倒在地上,伸出手却不敢触碰那个躺在血泊中的人。

  她完全不知道卫离落怎么了,更不知道她是因为自己才让敌人有了可乘之机。

  晋王在宫中抬头看长街上随着一声长鸣绽放的一树烟火,微微勾起了嘴角。

  烟花绽放之后,顷刻就归为冷寂,所绽繁华,不过过眼烟云。

  萧丞抱着卫离落,一脚踹开了“卫老大府”的大门。

  一路上,卫离落的身体在不住的发抖,“冷……冷。”

  萧丞也很冷,可以说此时他的眉上睫上都已经结了一层霜花。

  血已经不流了,因为伤口被冻住了。

  萧丞刚把卫离落放在床上,从床沿到床下以及木桌刹那间全部爬满了冰晶,再看那案上杯子里的水都已冻结。

  苏念和风眠跟进来,仿若走入了从未体验过的凌冽寒冬,萧丞站在床边一动不动,死死盯住卫离落的脸,仿佛被冻住了一般。

  “这簪子是我保命用的,可不能送给你哦。”萧丞想起卫离落于天桥上跟他说过的话,将她发间此时流光溢彩的簪子拔下,塞到卫离落的手中,顷刻之间卫离落便死命的握住簪子,往胸口捂。

  下一瞬,寒冰消融,房内又恍若一个火炉一般,卫离落的脸烈焰红光跟冰雪寒光交替浮现。一会儿寒冰附体,一时又烈焰烧身。

  此时,卫离落腹部传来悉悉索索的异动,居然将卫离落疼醒了过来。

  萧丞上前,看那伤口处冒出紫黑色的鲜血,不禁瞳孔骤缩,“是……巫蛊毒。”

  “刺杀之人来自彼岸,右臂有一蛊虫标记。”风眠将查看的结果报出。

  风眠此话无疑是佐证卫离落所中之毒乃巫蛊奇毒,也是给卫离落的生命下了最后通牒。

  彼岸,游离于卫、齐、离三国之外的杀手组织,立世已数百年之久,杀手不过百,皆是身怀杀人绝技的亡命之徒,非重金不堪驱使,而巫蛊毒正是彼岸中最令人闻风丧胆的一项极刑。

  中毒之人,受蛊虫穿骨噬心之痛,三日内必暴毙而亡。

  卫离落攥着簪子,用尽全部力气,侧过身子,微微伸出手,气若游丝唤了句,“念……儿。”

  “在,姐姐,我在,念儿在这。”苏念跪在床前紧紧握住卫离落的手。

  卫离落的头发和衣服此时都被汗湿了,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,可手却像寒冰一样凉,卫离落眼睛半睁半闭,“别哭,无事,念儿,你听……着!”

  “嗯……嗯。”苏念止住身体的颤抖。

  “你们……出去,让……让陈旬封府,禁止出入,尤其是你,别出府,无论怎样,都别进来。”

  “姐姐,我去求将军到宫中找太医,太医一定有办法治好姐姐的。”

  “封府,封锁消息,出去!”卫离落像是用尽全部力气,沙哑着嗓音吼道。

  苏念一怔,她一向对卫离落言听计从,相信她的所作所为都是有原因的,见她执意如此……

  “都出去,让陈旬封府,封锁消息,无论发生什么,都不能进来。”苏念慌乱的将卫离落的指令复述一遍,扶着僵软的膝盖站了起来,行尸走肉一般,和萧丞二人走出房门,还落了闩。

  苏念刚关好房门,就又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。

  “殿下,请回吧!我要让陈旬封府了。”苏念声音颤抖。

  她刚刚还和风眠说自己抓住了救赎,可是……一切又要崩塌了,父母被杀的恐惧再次席卷而来。都是血,姐姐和母亲一样,都被鲜血染的殷红。

  “殿下,姐姐会没事的,对吗?她说,要带我们去南境看连天的原野呢!”

  苏念喃喃,像是想要借些自欺欺人的勇气。

  萧丞脚步一顿,手扶鹤羽,眸光暗的宛若无底深渊。睫上融化的霜花像是泪一般,顺着眼角砸到了地上。

  萧丞走后,苏念扶着墙站了起来,姐姐说,无事,就一定会好,姐姐说话,从不食言。

  所以,她要做的,就是按照姐姐的要求,吩咐下去。

  “陈旬,带人布防,任何人不得出府,一只苍蝇也不能放进来。”

  “是!”陈旬得令,卫离落说过,她不在时,府中一切归苏念调遣。

  苏念走到正堂中,取出千机琴,蓄势待发。

  这上元节的夜,每个时辰都是煎熬。她本以为自己可以镇定下来,可是当她听到房中传来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嘶吼,还是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。

  “出去!”

  苏念只看了一眼那床上的人,纤纤玉指生生将床板抠穿,原来粉红色的指甲此时外翻被鲜血染的殷红,发丝凌乱,卫离落将头蒙进被子里,拼命忍着不要出声。

  “出……去!”卫离落嗓子已经哑的快要辨别不出字眼。

  苏念知道自己这样只会添乱,只会让卫离落更加痛苦,她将门关上后,在门口听屋内人半吞半就的痛苦呻吟,不知觉握紧的双手竟渗出血来。

  苏念一怔,她听到卫离落从里面将门落了闩,是怕苏念又忍不住闯进去。

  此时,天色已明,苏念半倚在卫离落的门前,昏了过去。

  再醒过来,是被冻醒的,整个房子外面都覆了一层霜花,尤其是门,几近被冻在了厚厚的霜花内。

  苏念就坐在卫离落的房前,看冰雪消融又再次冻结,她知道,这温度的骤变是由于承静灵者受伤之时,灵力外泄所致,因此只要那房子还能发生异动,还能传出煎熬的呻吟嘶吼,那就说明她的姐姐还活着,还在跟那入骨的蛊虫死死相抗。

  但令她不解的是,那千音簪爆发出的光华,太过妖冶!

  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824/99824868/504950838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