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霄鹤凝云 > 48.暗流涌动

48.暗流涌动


  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。

  那象征着坚硬的磐石再一次在一支箭的淫威之下,分崩离析。

  而引箭者正是王安忆,四下人大都是倒吸一口冷气,直接愣怔在了原地,倒是这不谙门道的宜安公主做出了本应最正常的反应。

  这一碎不当要紧,可忙坏了礼部负责器具的官员,短时间还真弄不来这么一大块石头,而王安忆抽签靠前,石头碎了,让排在他后面的人无物可射。而那些本摩拳擦掌打算放手一搏的人被眼前一幕惊得皆是偃旗息鼓。

  这几日的演武下来,这个平时老实谦逊的外乡人可谓是锋芒毕露,可这一箭下来让所有的对手都认识到,人之前根本就是牛刀小试,根本没有用出看家的本事。

  就着礼部商量该怎么应对这突发情况的间隙,卫离落走到台下王安忆的身边,“那晚,你是也想去见见琪青姑娘,对吧!你这剑法,说不定真能和萧丞比一比。”

  王安忆低身请礼,旁边排在后面的陈晓旭也低身请礼,“见过郡主殿下。”

  “郡主殿下身边那人剑法超群,非常人所能效仿。”

  听着话,王安忆不知那日跟在卫离落身边的那位是齐国质子。

  “还有人射箭能把王兄你比下去!”陈晓旭在一旁表示惊讶。

  卫离落刚掩住得意之色,还来不及说低调低调。

  宜安公主也从台上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下来,手中还端着一盏茶,走到王安忆身前,“你渴不渴啊?”

  卫离落看李景宜脸上红扑扑的,眸中满是敬佩与仰慕的看着王安忆。

  王安忆一怔,又低身请礼,“使不得,公主殿下!草民惶恐!”

  天朝公主给一介草民奉茶,在那些守着繁硕礼制长大的人眼里,实在是大跌眼镜。

  “你喝一口吧!很香的。”李景宜不依不饶。

  两人迎来拒往之间,李景宜没端稳,啪嗒一声,茶倾在了身上。

  “草民有罪,草民有罪!”王安忆吓得一下子跪了下去。

  李景宜也没放在心上,将王安忆扶起,还一边安慰着,“不妨事的,就一件衣服而已。”

  王安忆诚惶诚恐的站起来,从衣袖中掏出一个青色的手帕,双手呈了上去,“公主,先擦一擦吧!”

  李景宜笑着接过,“这帕子真漂亮,可以送给我吗?”

  卫离落看那青色的帕子上绣着一双并蒂莲花,应是定情之物,可天真烂漫的公主哪里懂这些。对她来说,自己只是讨一个喜欢的手帕罢了。

  王安忆面露为难之色,还是低声说,“公主若喜欢,拿去便是!”

  “公主锦衣玉食,想要什么帕子没有,喜欢的话,不妨让宫里人做个一模一样的。”想必是苏念也看了出来,想要帮王安忆一把。

  “可是,我就喜欢这个!”李景宜如获至宝的将手帕揣在了怀里。

  苏念还想再说,却被卫离落止住了,“一个手帕而已,真心,不在这些虚物上。”

  宜安公主一蹦一跳的走了之后,陈晓旭上前也安慰道,“郡主说的有理,真心若在,左右不过一个手帕而已。”

  又转身看向苏念,“倒是这位姑娘,胆色惊人!”

  卫离落努了努嘴,调侃道,“就她还胆色惊人,一天到晚就知道哭鼻子!”

  “那还不是老大每天都舞刀弄枪,不让人省心!”苏念被人一夸,当下也不甘示弱。

  陈晓旭看这二位,郡主没有上位者的架子,丫鬟也没有作为下人的谦卑,着实有趣。

  待礼部将场地收拾好,演武继续进行,一成不变的射艺又让卫离落昏昏欲睡,便拉着苏念偷偷溜走了。

  两人在朱雀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,可卫离落心里总隐隐觉得有些不安,“晋王怎么没去?”

  “晋王殿下自从接了监察赈灾一事之后,就只在上元节和开盟那几天在安阳城里,再说,这决椿会盟本就跟他没什么关系,圣天子是交由太子殿下主办的。”

  “那太子呢?”

  “今日是皇后丧期,按礼应在普法寺吃斋礼佛。”苏念答到。

  两人走着走着回到了府中时,日头已然西斜。

  正好在门口不远处碰到了陈旬。

  “你今日回来挺早啊!”苏念调侃。

  陈旬嘴拙,只是挠挠头,可下一瞬就将剑抽了出来。

  三人都注意到了卫老大府朱红色大门上那血淋淋的手印,血还未凝固,应是刚印上去不久。

  陈旬提剑走在前面,慢慢将门推开了一条缝,看到倒在门内的一个血人。

  “陈奕!”

  三人顿时推门而入,陈旬扶陈奕坐了起来,“哥,你怎么了,怎么伤成这样?”

  “先背回房,念儿,去请郎中来处理伤口。”卫离落低声吩咐。

  卫离落不知觉攥紧了拳头,她已经感觉到,有些事情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脱离了掌控。

  陈奕被放在床上,意识开始恢复了一些。

  “少……少将!”

  “先别说话,缓一会!”卫离落目光凝重,感觉头有些痛。

  没等片刻,稍稍喝了一点水之后,陈奕又说,“青禾有变!”陈奕显得有些着急,没说一句就咳了起来,陈旬拍背帮他顺气,“哥,你别慌,慢慢说!少将不会让我们吃亏的。”

  “青禾有变,井水投毒,死者千计,证据所指,是……是少将!”

  卫离落的心一沉,眉头不知觉皱成一团。

  事情比预料还要糟糕,死者千计!那之前的谋划努力呢!全都付诸东流了。

  “哥,你说清楚啊!怎么会是少将呢?”陈旬有些急切的问到。

  “东宫知道了吗?”卫离落努力稳住心神。

  “我们的人和东宫的人都被控制住了,他们拼死掩护,我才能逃出来传消息。”

  卫离落看陈奕一身刀伤,打斗场面激烈可见一斑,能有命回到府中,已是万幸。

  “陈旬去东宫通报一声,我明日要去趟青禾。”

  “少将不能去,此时去就是送死!”

  “我不去,明天会死更多的人,晋王要的就是把事情闹到无法收场的地步,再把罪名扣到我头上。”

  “如何投毒?如何伪证?又如何激起民愤?我不去,事情就会继续发酵,这是将军之棋,我别无选择!”

  苏念带了郎中回来。

  “好好休息,不能有什么闪失,那些害我南境将士性命之人,定要他以命偿命!”

  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824/99824868/504052020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