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霄鹤凝云 > 56.平安归还

56.平安归还


  “你应我一声啊……”

  就在卫离落心提到嗓子眼的时候,背上传来一声轻微的“嗯”。

  “你不许睡觉啊!我这样背着你可无聊了。”卫离落后怕的说。

  “嗯。”

  周围的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下午还晴朗的天,此刻竟飘起了雨,夜里冰凉的雨丝穿过层层叠叠的枝叶打在二人身上,偶闻几声乌鸦的嘶哑,这林间的夜浓郁的让人窒息。

  “那个手绢是我阿娘给我绣的,找了好久,原来落你那里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想吃朱雀大街上的糖葫芦啊!等回去了你得给我买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我还想喝梨花渡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我是不是比你厉害,我一个人打了三个。”卫离落还惦记着上次没追上人家的事情。

  “嗯。”萧丞轻轻应着。

  “所以我没骗你,之前没追上你,就是因为鹤羽认主。”卫离落再次强调到。

  “你的剑……也认主……”萧丞轻轻回答,微热的吐息打在卫离落的耳后,痒痒的,让卫离落一阵失神。

  “啊……是吗?”卫离落尴尬的笑了两声,“凝云是第一次借给别人用,我也不知道它……它还有这暴脾气。”

  走的差不多远了,卫离落掂量了一下追兵应该找不到他们了,就在一颗树边将萧丞放了下来。

  黑暗中,卫离落看不清萧丞的脸,就用手摸索着去探萧丞额上的体温,却被一只温热的手覆住。

  “你不怕我吗?”萧丞低低的问。

  卫离落其实是有些后怕的,她未出现时萧丞的那般模样,简直与平时的温润克己判若两人,陌生到卫离落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神。

  但是阿娘说了,就算一个人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,只要他对你好,你就不能说他是坏人。

  “怕你干嘛!你又打不过我。”卫离落在暗夜中挑了一下眉毛。

  一时间那边没有人说话,空山只余子规啼,良久,久到卫离落以为萧丞昏过去了,就又开始找话题。

  “这截杀,明显的圈套,你还往里跳!”

  “我怕……万一。”

  卫离落心头一暖,“你怎么样?你的伤还好吗?”

  “无事。”

  “风眠说你之前身上就有伤,怎么回事啊?”

  “无事。”萧丞依旧轻轻的答到。

  “看不见路,我们只能在这里等到天亮了,先休息会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卫离落得了应答,就倚在萧丞身边的树上,偏着头闭上眼睛,很快就睡着了,她实在太累了。

  而入夜的晋王府,却没有一个人有要睡下的意思。

  “把狼引到笼子里,你告诉我,狼把笼子咬破,跑了!”

  “那……那个栖霞山庄的暗侍又出现了,而且现场还发现了离火的痕迹。”

  “这里是卫国,怎么会有离火?就算是在齐国,离火也早就消失了。”李景渲将茶盏猛的向桌子上一放,吓得伊程金膝盖一软。

  “可……可所燃枯叶,经络皆尽数化为飞灰,但叶片却毫无损耗,这……这只能是离火啊!”

  “我看是你们无用,变着花样来糊弄本王吧!一帮饭桶。”

  李景渲又将斟满的茶盏握在手中把玩,“既然不想痛快的死,那就痛苦的死吧!好戏才刚刚开始。”

  萧丞倚在一旁听着卫离落安稳的呼吸,觉得前所未有的心安,他向夜幕伸出一根手指,眼睛闭合之间,指尖燃起一簇火苗。

  就着火光,萧丞看着卫离落,嘴角满是血污,睫毛在脸上落下一片剪影,还有紧紧皱着的眉头,这是一个很会掩藏心事的姑娘,受那么重的伤,却还能笑着说自己在武艺上又有了精进,就是在这样浓的化不开的夜色里,萧丞也觉得眼前这个人比正午的日头还要耀眼。

  “谢谢你!”萧丞捂着自己腰间的伤口轻声说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天光已经破晓,卫离落从睡梦中醒过来,才注意到自己的青色衣衫已经染红了大片。

  卫离落一把摸过萧丞的衣摆,看着自己殷红的手掌,黑色的衣服已经被血浸湿了一半,但因为是黑色,一点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。

  “无事!”萧丞笑着看向慌乱的卫离落说。

  “什么没事,这是流了多少血啊,你是不是傻啊!你怎么不说话呢?”卫离落沾满血的手一阵颤抖,吓得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。

  “别哭。”萧丞安慰道,抬起手给卫离落擦了眼角的泪,擦掉了泪痕,却流下了血迹。这才注意到自己握刃的手流下的血已经凝固了。

  “姐姐!”

  “殿下!”

  “郡主!”

  林间深处传来了一声接一声的呼喊。

  “是念儿和风眠!”卫离落喜出望外。

  “念儿,我在这呢!”卫离落大声回应。

  待风眠将萧丞扶上马车,就没说一句话,卫离落隐约感觉风眠对她有些刻意的疏远。

  其实,想来也不奇怪,要是你在这世上最亲的人因为去救其他人受了这么重的伤,不生气才怪呢!

  念儿也是看着卫离落一身的血吓得一下子就梨花带雨,卫离落好一阵解释才说明白衣服上的血不是她了,同时又一阵心疼。

  卫离落到达府里之后,就急忙忙想去看王安鸣,却被陈旬拦在了门口,“太医在施针,不许旁人打搅。”

  “谁请的太医?”

  “是念姑娘去决椿台找的宜安公主。”

  “宜安公主,还真是讽刺!”卫离落一时心中五味杂陈,转身看见了微笑着看向她的苏念。

  卫离落觉得苏念的笑容有点奇怪,分明是在笑,却感觉比哭还要哀伤。

  苏念走过来,抱住卫离落,就像是找到依靠的亲人一般,哽咽着说,“姐姐,辛苦了。”

  “陛下命郡主进宫面圣。”以洪公公为首的一众内官,站在卫老大府门口。

  卫离落深深吸了一口气,闭上了眼睛,待睁开后,冷声答,“公公稍等,我换身衣服就去。”

  “陈旬,你过来。”卫离落带着陈旬和苏念二人走到了后院。

  “柳老送到了吧!”卫离落问。

  “昨日傍晚就到了,已在偏房侯着,我这就去请。”苏念答。

  “不用了,将门锁上吧!找两个人在门口守着,切记不能放他出来。”卫离落对陈旬说道。

  “是!”陈旬领命就去执行。

  “柳老不是人证吗?”苏念疑惑的问。

  “是人证,只是不知道是谁的人证。”卫离落眼底结了一层冰霜。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99824/99824868/501712434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