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我有一个面具 > 1、傩文化遗物

1、傩文化遗物


  笙箫奏凤凰,鼓乐迎佳宾。

  红纸金字,贴在门框边上,桌椅板凳整齐摆在大厅,宾客拥挤,喧喧嚷嚷。

  屋外,雾气如浓烟,将十米之外的景物笼罩,方叶有些焦急,因为等待的那个人还没有来。

  “叶子呀,你催促一下黎春,这都快十二点了,快过拜堂的吉时了。”屋内,一个中年妇女小跑出来,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时间,一边焦急的说道。

  “妈,别急,这雾气太大了,信号不好,我打她电话,……打不通。”方叶皱眉,他没说黎春没接电话,现在已经是十一点五十分,等的人真的还没有来,入眼依旧白茫茫一片。

  难道是出事了?

  方叶不由胡思乱想,电话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。电话那端有些焦急:“叶子,我们来接亲,结果新娘子不见了,这可咋办,你小两口不会这节骨眼闹矛盾吧?”

  “怎么会勒?我马上过来。”方叶连忙给姜婷说有事出去,就马不停蹄的向外面跑去。

  黎春,单身一人,身世就像这漫天的大雾一样扑朔迷离,他看不透,但他能真切的感受到她对他的爱。

  “叶子,你是在等我吗?”少女衣裙鲜红,秀发斜搭在肩上,精致的脸庞上洋溢着笑容。

  方叶怔怔出神,这丫头,是等不及嫁给自己,一个人先跑过来了吗?

  黎春来到他的面前,将他胸前歪斜的小红花扶正,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庞。

  电话铃声又想起,方叶拿出手机,原来是姜婷打来的电话,又在催促他,因为现在已经十一点五十七分了,距离吉时只有仅剩的三分钟。

  “小丫头,今天你就要做我的新娘了。”方叶直接抱起黎春,在雾气中往回奔跑。

  黎春羞涩不答,任由方叶抱着,刺穿迷雾。

  黎春的远山眉很美,但在方叶眼中,此时这对远山眉却紧紧的皱在一起,方叶心疼,问道:“丫头,你是不愿意嫁我?还是怎么了?”

  “没,我很想嫁给你,真的,只是……”

  黎春回答,温和的笑容依旧化不开脸上的惆怅,他不眨眼的盯着方叶,想将这看不厌烦的人儿印刻在心间。

  大厅之上,烛泪红艳,红毯铺地,在上方,一个诡异的面具供奉其上。

  似哭似笑,似悲欢,似离合,纤尘不染,栩栩如生。

  “呦,叶子呀,你终于是找到媳妇了,你家还敢供奉着这个面具,恐怕……。”隔壁李瞎子一脸嫌弃,在石头上磕巴着手中的旱烟斗,嘴中嘀咕着:“唉,不知哪家的姑娘又要倒霉了,自从他爷辈起,这家就是不吉利,爷爷失踪,爹死了,叶子这辈子能活多久呀,唉,可惜了,这姑娘,注定要……”

  声音很低,但方叶还是听得很清楚,这附近的人从不敢踏足这个大厅,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大厅太渗人,有种被面具盯着的感觉。

  方叶也曾想将面具移开,但姜婷说那是祖爷爷定下的规矩,必须得供奉在上面。

  “李瞎子,尽是瞎说,方灵仙只是失踪了,怎么会死勒?今天是叶儿的喜事,才没赶走你,你……”姜婷感觉一股气淤积在心间,气愤的说道。

  “罢了,我只是讨杯酒喝,再见了,你家的事多着勒。”李瞎子收起旱烟斗,自顾自的从箱子里拿走一瓶白酒,踉跄着走出屋子。

  拜过堂,方叶挽着黎春的手,向着婚房走去,今日,爱情终于是修成正果。

  屋外,人声鼎沸,吆喝声,劝酒声响成一片。

  “叶子,快出来陪老子喝酒呀,娶个媳妇不得了呀,就不要俺们这些老哥们了?”那是方叶发小吴成的声音。

  吴成肚子很大,肥头大耳的,看着很壮实,曾有千杯不倒的称号。

  “咋个,就是不得了。”方叶一手拉着黎春,脸上满是得意。

  吴成狠狠的将酒杯放在桌子上,嘴中叫嚷着:“挤兑我呀,来,满上,满上,找媳妇没有你本事大,喝酒十个你都不够。”

  方叶自然也不怯场,今儿真的高兴,他拿起酒杯就灌下。

  “再来,叶子,看俺不把你喝趴下。”吴成很豪爽,一口将杯子中的酒喝尽,又再次将两个杯子满上。

  方叶举起杯子,满是笑意,不料,手中的酒却被站在旁边的黎春抢过,语气委婉的说:“来,吴哥,这杯喝了就不喝了,新婚勒,还有最重要的事没做。”

  黎春一直都是冷静而聪慧,这是在为他解围呀。

  “叶子,我想和你单独待会。”黎春低下了头,不敢看方叶。手中紧紧的握着手机。

  丫头在手机上设定个倒计时干嘛?

  方叶不经意间看见黎春手机上有个还剩三小时的倒计时,而距离天黑也是三小时。

  今儿的黎春有些惆怅,方叶原本以为是恐婚症,现在他心中隐约感觉到一些不对劲。他轻轻的抚摸黎春的头发,轻声道:“走吧,我们上二楼,都依你。”

  二楼一般是用来招待客人的,只有折叠整齐的床铺,现在下面很忙碌,这里清静许多。

  “丫头,怎么了?”方叶温柔的问道,不眨眼的观察着面前姑娘的眼神,想从中获取些信息。

  黎春不语,直接将方叶推倒在床榻之上。皱着眉头,咬着牙,纤细的双手颤抖着解开方叶的扣子。

  方叶有些醉意,平日里他不喝酒的,今儿和吴成喝一杯,一股晕眩感涌上大脑。

  “别急,还早勒,况且这不是婚房。”方叶伸手阻拦,面前的人儿脸庞红润,最后那杯酒是她帮自己代喝的,难道也是醉了吗?

  黎春停下动作,双目发呆般凝视方叶,又皱着眉头看一眼放在旁边手机的倒计时。

  方叶不知所措,他有些怀疑这是平时里那个丫头吗?

  黎春不语,走下床,片刻,瘦小的胳膊抱着一箱白酒,拿着两个大碗跑了上来,粗暴的拧开酒瓶,将二个大碗倒满,一碗递给方叶,另一碗则是一口喝完。

  方叶苦笑,“丫头,你知道呀,我不喝酒的。”

  “喝,爱我就喝,必须喝。”黎春红着个脸蛋,语气肯定。

  方叶知道自己争不赢黎春,只好将碗中的酒喝完。

  不知道交杯几次,只感觉喉咙火辣辣的毫无知觉,眼皮沉重的睁不开,再后来,方叶感觉自己被一个人搬上了床,放下了蚊帐。

  似乎有喘息在耳边,又似乎有人在耳边说爱着自己,直到一声惊雷,将方叶惊醒。

  四周漆黑无比,方叶摸索着下楼,吊着的白炽灯穿不透浓郁的雾气,十米开外,全部笼罩在黑夜中,姜婷在电灯下默默的收拾着桌椅板凳。

  “妈,有没有看见黎春呀。”方叶轻声问道,外面惊雷阵阵,他有些担忧,因为黎春不见了。

  姜婷满脸落寞,转过身来:“她走了,天刚黑,一群带着面具的人把她带走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方叶震惊,黎春是孤儿,为人和气,从未得罪过任何人,会是谁这个节骨眼带走她勒?

  “唉,乡亲们都阻拦了,结果,那些人拿着大刀长枪,根本……”黎春坐在凳子上,语气无奈。

  “我要去追她,不管是谁,我方叶的爱人,都别想从我身边带走。”方叶握紧拳头,直接向外跑去。

  “叶子,叶子,现在都十点了,他们走了三小时了,你追不到了。”姜婷在后方喊道,方叶不理会,借着手机的亮光,沿着路向外跑去。

  十字路口,迷雾重重,方叶失去了方向,他不敢乱选,怕和心爱的人背道而驰。

  方叶感觉天旋地转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。

  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把她从我身边夺走。”方叶终于忍不住,仰头咆哮道。

  “叶子,别跑了,春姑娘给你留了一封信。”黎春喘着粗气,打着手电,在后方喊道。

  这句话,让迷茫的方叶瞬间有了希望,他猛然站起身,接完姜婷手中的信封。

  信封封的很严实,其上有些陈旧,方叶撕开,笔墨陈旧,纸张都有些发霉。娟秀的小字映入眼帘。

  【勿念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离你而去,能遇到你,是我的幸运……。】

  信很长,笔墨新旧不一,方叶终于明白了黎春白天为何那么激动,一反常态,那是在和自己告别,告别前想把自己最好的给自己呀。

  “黎春,不管你在那,我都要找到你,决不食言。”

  方叶心中暗暗下决心,天空中惊雷时而穿破迷雾,仿佛在响应方叶的话语。

  蝉鸣依旧,风吹草动,方叶躺在床上,看着红的刺眼的被褥,毫无睡意。

  “方叶老友,你过来一下,我知道黎春的下落。”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回响,方叶仔细的听,确定这声音的源头在大厅附近。

  “难道进贼人了?”方叶心中暗暗想到,这屋就是他和姜婷相依为命,这苍老声音是谁勒?

  方叶顺手提起板凳,轻手轻脚,估摸着进入大厅。

  红烛燃尽,大厅一片漆黑,时而有闪电亮光带来瞬间的光明。方叶小心的环顾四周,屋门紧锁,没有任何人。

  “方叶小友,我在这里勒。”又一道苍老的声音在后方响起,

  “你是谁?”方叶很警戒的问道,背靠墙壁,将板凳横放在面前。

  “别急,我毫无恶意,只是想帮你忙而已,我是菩萨心肠,真的。”苍老的声音有些兴奋,又连忙补充道:“我在这里,这里。”

  方叶循声望去,声源正是墙壁之上供奉的面具。

  “你?是不是李瞎子说的那般,我爹,我爷爷失踪都跟你有关系?”方叶一把将面具扯了下来,冷声问道,高举着板凳,作势就要砸向面具。

  哀伤莫过于心死,黎春失踪了,方叶真的一点都不怕,即便这面具是魔鬼,他也要斗上一斗。

  “你砸不烂的,这东西是你祖爷爷从地摊上买来的,当年我给他说把我供奉在祠堂之上,我让他成仙成神。可惜后来我陷入了沉睡,没想到这家伙真的很守信用,这不,我终于醒来了。”面具依旧是似喜似悲,苍老的声音诉说着往事,语气中有落寞,也有感叹。

  “那你是不守信用了?快说黎春在哪里去了,不说的话,我即便不能把你砸碎,也要把你丢在茅坑中,臭死你。”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,这道理方叶懂,他可不觉得这面具真的是菩萨心发作。

  “别急呀,我只是面具里面的一个傀儡,你想要知道的话,得把鲜血滴在上面,完成认主。”面具急促的说道,后又补充道:“你父亲,你爷爷都是生不逢时。现在你的运气来了,有我的帮助,你定能成王作祖。”

  “嗯?”方叶不急,故意拉长音节,这家伙越急就证明家伙越有可能是大忽悠,在骗自己。

  “墨迹什么,快点滴血呀,我都活这么大年龄了,能骗你个小屁孩吗?再不搞快点,没机会了,我又要消失了,又要沉睡了。”面具再次催促道,听那声音,恨不得自己拿把刀来取方叶的血。

  “老头?老前辈?老不死?”面具刚说完,就陷入了安静,方叶试探的喊道,结果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。

  方叶皱眉,这东西诡异,搞得不好就是个坑,但此刻没有其他的办法,黎春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失去的。

  小刀轻轻的划过指尖,鲜红的血滴落在面具之上,面具泛起一阵红光,随后一股巨大的吸力涌来,血滴成线,疯狂的涌入面具之中。

  片刻,方叶只感觉头重脚轻,浑身乏力,他感觉这面具似乎和自己有了联系,凝视间,看见面具中无数的牢笼,关押着数不清的影子。又有无数的楼阁,摆着古老的竹简,更有长刀,阔剑,大钟,巨鼎摆放在苍茫大地之上。

  “哎呀,你个小兔崽子,差点又让爷沉睡几十年。”一道苍老的声音想起,后又满是惊喜的说道:“你小子,最后还是选择了认主呀,这天地终于是开始变化了,灵气归来了,俺们又可以重生了。”

  方叶皱眉,这老头,自己完成了他说的事,这货居然现在只顾高兴,不告诉他黎春的下落。

  “喂,老头,你说的告诉我黎春的下落的呀,咋个没动静勒?”方叶拿起面具,在地上使劲的磕。

  “别摇,别摇,我不知道呀,真的,这面具知道,但是得做任务。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呀。”面具有些抱怨的声音传来,后又补充道:“等会,俺们把任务摇出来吧。”

  【收集任务:收集陨铁碎片,任务提示,城西矿厂中埋藏着十七块陨铁,收集齐陨铁,可以询问面具一个问题。恐怖任务:面具复苏,倒计时100天。提示,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静静的等待就是。】

  一串文字出现在方叶的脑海中,城西矿厂?就是去年传言怪事不断发生的地方吗?

  方叶顺手把面具拿在手中,毫无睡意,脑海中全是黎春,他索性起床,带好衣衫向城西矿厂出发。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71/71672/476769665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