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倾梦纪 > 第十九章 云安庙会

第十九章 云安庙会


  不过好在宁老王妃只是看了邵华倾几眼之后便不再看她,也没说什么。

  看了一会儿又喝了两盏茶,一行人才起身离开。

  “祖母,我们再去逛逛庙会吧?”邵华倾提议。

  宁老王妃有些犹豫,刚刚那马车还塞在那过不了,可怎么去云安寺逛庙会啊。

  邵璟渊看得出祖母在犹豫着什么,轻笑道:“祖母,我们的马车让楚南他们绕点远路赶到那边去,然后我们走一段路过去,再去上马车也可以。”

  宁老王妃思忖了一番,最后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  邵璟渊立即吩咐楚南等人将马车赶到那边去,然后一行人慢慢穿过人群往人少的那边走去。

  很快便上了马车,往云安寺的方向而去。

  庙会的人也是很多,聚集了许多信男信女,还有许多爱看热闹的。

  林嬷嬷见邵华倾撩起了帘子往外瞧着,想起郡主不曾在京城看过庙会,便不由得跟她解释了起来,“这云安寺的庙会啊............还有那个主殿前的云安池,可是灵验得很呢。据说里头养了一头千年玄武,百来年还会浮现出来一次,而每每它浮现的时候,便是佛光普照的一年......”

  邵华倾听得一愣一愣的,“还有这故事?”

  林嬷嬷连忙点头,“是啊是啊,若是想要许什么心愿,除了跟佛祖许下,还可以向这云安池许下呢。丢个几文铜板,就可以许一个心愿了。”

  “这般划算,那我待会儿可得去许许。”邵华倾哈哈一笑。

  宁老王妃笑着指了指她的额头,“什么都能拿来说。”

  邵华倾一把将她搂住,“哎呀祖母。”

  一行人哈哈大笑。

  邵璟渊与楚南坐在后面的马车里听到前面传来的娇笑声,也不由得扬起了一抹笑。

  很快,一行人便到了云安寺。

  今日天气晴朗,再加上是二月二,所以不同于那日出来折梅时的人影寥寥,眼下可是热闹得很,云安寺外车水马龙。

  女眷们戴上帷帽,随后一行人慢慢地随着人流走进去。

  在经过一座桥时便随大流地摸了摸桥上的狮子头狮子尾狮子肚......

  在经过一颗菩提树时便随着大流朝着树边的排位烧柱香拜了拜......

  在经过一道裂沟时便随大流按着特定的脚步一蹦一跳跃了过去......

  在经过......

  ......

  在经过了无数个随大流之后,宁老王妃终于朝着众人摆了摆手,“歇会儿吧歇会儿吧。”

  邵华倾等人连忙找一个空亭子,扶着宁老王妃过去坐坐。

  坐下一会儿后,宁老王妃便摆着手让他们各自玩各自的去,“你们去玩吧,等会儿玩累了来找祖母就行了。”

  见邵华倾不肯,她便道:“这庙会祖母可不知来过多少回呢,你和你哥哥还是头一次来,自然要去好好逛逛,瞧个热闹也行,祖母就在这儿等你们啊。”说完还摸了摸她的头。

  邵华倾想了想,最后才点头答应了。

  然后便和邵璟渊,兄妹俩一起去凑凑热闹了。

  边走边瞧,最后终于走到了林嬷嬷刚刚说的云安池旁边。

  瞧着有不少人手里都拿着铜板在朝池子里扔,邵华倾不由得也兴起了兴趣。

  她往前靠了靠,往那黑布隆冬的池水瞧了瞧,结果什么都没瞧清。

  再拿过荼白手上找别人兑换来的铜板往下掷了几枚,结果也只是引起了一圈圈水纹。

  邵华倾不由得有些沉思。

  她刚刚扔下铜板,是带了几分内力扔下去的。

  若是池底有什么生物,那必定会被她惊起来,可她都扔了好几枚下去了,底下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  所以说这什么千年玄武,是骗人的?

  可刚刚林嬷嬷又说过这千年玄武每百来年就会浮起来一次,而每一次都有不少人见过。那么如此说来,这池底下有玄武又是真的。

  那么不是骗人,池底真的有玄武,但她几分内力又激不起来,那是不是这底下,有什么玄乎?

  她顿时有些神秘兮兮地跟邵璟渊问着:“哥哥,你说这池底真的有玄武吗?”

  邵璟渊瞧了她一眼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  邵华倾嘿嘿一笑,“若是这池底真的有玄武,那我布下几个小阵约莫是能将它激起来。”

  刚说完头上就遭到了一个爆栗。

  只见她哥哥笑骂着道:“你这鬼丫头又要闹什么了?”

  邵华倾一把将他拉住,“哥哥......”

  邵璟渊每每都敌不过妹妹的撒娇,所以这次也一样,很快便妥协了。

  “好吧,那你只能布下一个小阵,若是一次没有什么反应,你便不能再玩了。”邵璟渊无奈地道。

  他主要是怕闹出太大的动静会引起旁人的注意,毕竟这京城里藏龙卧虎的多的是。

  邵华倾闻言连连点头,“嗯嗯嗯!”

  随后便将荼白手里剩下的铜板都接了过来,眼睛扫了两圈池子,最后才捻起一枚,运起内力,朝离她最远的池水位置而去。

  接着第二个,第三个,第四个......放放停停,嘴里还一张一合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。

  若是不靠近她,从远处看倒还真像是在祈福着什么,然后扔下一枚铜板,再祈福着什么,再扔下一枚铜板。

  顶多就是被人好奇着这人怎么有这么多心愿,除此之外再无破绽。

  待到她这个阵的最后一个铜板落下,她便将手中剩余的铜板又递给了荼白后,满意地拍了拍手。

  荼白连忙接住她递过来的荷包。

  “布好了?”邵璟渊笑着问道。

  行军布局、观天象布阵法......都是邵康倾心教过两个儿女的。邵璟渊似乎从小就是天才,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,所以邵康从小就不用担心这个儿子的功课。

  而女儿......

  约莫是太宠了,所以邵华倾学的好些东西都是她挑着学的。

  所以邵康教的那些她虽也是跟着哥哥一起学,但她不敢兴趣的便都只学了皮毛。而她感兴趣的,比如说布阵法,她便学得还不错。

  邵华倾朝邵璟渊点了点头,“嗯!布好了。还要再等等,看会有什么效果呢。”

  邵璟渊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  既然是妹妹说的,那等等就等等吧!

  可惜等了好一会儿,池底依旧是一片黑沉宁静,甚至比刚刚还要黑沉了。

  邵华倾不由得有些气馁,瓮声道:“原来都是骗人的啊......哼我们走吧!”

  说完便带着荼白几个转身了。

  邵璟渊无奈地笑着,也跟在她后面准备离去。

  而就在这时,周围的百姓们突然喧哗了起来,不是叫着闹着,便是喊着:“快看快看!”

  这声音瞬间将周围的人引了过去,走了几步外的邵华倾闻言也立即折身跑了回来。

  “有动静了?!”她有些惊喜地朝邵璟渊问道。

  邵璟渊此时正眯着眼睨着那池子。

  只见刚刚还是一派宁静的池子,此时正沸腾翻涌着。

  底下似乎破了一个洞,接连了天上天地下地的水,不停地往外冒着。

  很快,刚刚只有半个池子的水便被涌了一大半,若是照着这个情形下去,这池子的水必定会溢出来!

  若是再汹涌些,那这云安寺内的人......

  看热闹的众人们似乎齐齐想到了这儿,不少人都抖了抖,背后冒起了冷汗。

  “快!快去找云安寺的师傅们!”有人叫嚷着。

  “对对对!快请大师们出来!”

  “快去快去!!”

 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。

  而始作俑者的邵华倾此时正惊愕地瞧着那池底下,眼里的懵都快溢出眼眶了,只不过再细细瞧着,还能瞧见她眼里有几分惊喜。

  她突然转头看向邵璟渊,有些惊喜又不可置信地问道:“哥哥!你......你瞧见了吗!”

  邵璟渊此时也被惊到了,不过他很快敛了敛神情,看着妹妹的神情,不由得轻笑道:“看到啦看到啦。”

  邵华倾顿时便咧开了嘴,还有几分飘飘然地道:“这原来......真的有啊......”

  而周围百姓们焦急着的池水突涨也很快停了下来。

  见到此情形的他们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  可很快,这口气又被他们吸了回去。

  他们惊愣地瞧着那黑沉沉的池底,慢慢地浮现起了一块黑沉沉的大石头,然后那石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......

  哦不对,准确来说,是那块石头越浮越上,越现越多。

  然后在众人惊愣的目光中,那块石头浮出占优池子的三分之二时......

  伸出了一个柱形的石头!

  那块石头上还有两个闪着亮光的宝石......

  再然后,那个柱形的石头裂出了一个口,然后从那个口里......

  “嘶——!!!”

  !!!

  “啊!!!”

  “唔......”

  “什么东西!!”

  无数人捂着耳朵东歪西倒地倒在地上,痛苦地哀嚎着。

  “那是什么啊!!!”

  “好像不是一块石头!”

  “是......是那只千年玄武!”

  “什么?!!”

  此话一出,全称一片哗然!

  “千年玄武?!”

  “玄武怎么突然出来了?!”

  “原来这云安池底下真的有玄武!”

  “天呐天呐!真是菩萨保佑,某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圣兽!”

  或许是玄武圣兽的名声太过于强大,上一刻还怕得要死要活的百姓们此时早已怀揣着虔诚的心,面上一脸荣幸地瞧着那仰着头的玄武。

  有的甚至还跪地朝拜,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保佑的话。

  而远处,得知此动静的僧人们已连忙赶来,远远瞧着那浮在水面上的玄武,个个都惊愣在了原地。

  还是为首的念清立即反应过来,迅速让僧人们将紧紧围在云安池边的百姓们劝退了好几步。

  而邵璟渊见状,也凑到妹妹耳边道:“阿宛,我们先走了吧?”

  眼下这些人一来,若是待会儿发现了什么,他们要脱身可就难了。

  邵华倾显然也想到这一点,连忙点了点头,跟在邵璟渊身后离去了。

  她本意也只是想看看着池底下是不是真的有玄武存在,后面的事......跑了再说!

  一行人很快便来到了宁老王妃所在的亭子。

  宁老王妃见他们走来,不由得问道:“刚刚那边闹哄哄的,是发生了什么啊?”

  这亭子离那云安池还是比较远的,所以宁老王妃听到的声响便没有在现场的人听到的大。但见到好多人都往那边赶,她才有此一问。

  “祖母,我们先上马车,我待会儿再跟您说。”邵华倾神秘兮兮地凑在宁老王妃耳边说道。

  宁老王妃顿时迟疑地看了她几眼,最后在邵华倾的催促下才离开了亭子。

  随后一行人便上了马车,缓缓地朝来时的方向而去。

  邵华倾也凑在宁老王妃身边,低声地将刚刚发生的事情来龙去脉,乖乖地跟宁老王妃说清楚。

  听完了前因后果的宁老王妃有些失语,瞧着邵华倾那乖巧的模样顿时不知道要说她些什么,捂了捂额头,最后气不过还是嚷嚷了一句:“怎么就跟你爹以前一样那般闹腾呢!”

  邵华倾嘿嘿一笑,连忙拉住了宁老王妃的手,“祖母,我以后再也不闯祸了嘛~”

  只闹事!

  宁老王妃瞥了她一眼。

  显然是不信的。

  “你那阵法真的不会被查出是你弄的?”宁老王妃还是有些担忧。

  云安池的千年玄武被逼出来一事可非同小可,若是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......

  “放心啦祖母,那个阵只是个小小的阵,而且那池底下多的是铜钱,我当时是用了几分力才将他们移到那些位置的,经过那玄武一闹腾,便什么都被闹乱了,还能查出些什么呢?”邵华倾安抚着宁老王妃,“所以您放心啦祖母!”

  听到这儿,宁老王妃才慢慢缓了口气。

  “祖母,那我们回去啦?”邵华倾问道。

  宁老王妃瞪了她一眼,“不回去你还想去哪儿折腾呢?”

  邵华倾连忙嘿嘿笑着抱住了她。

  一行人笑笑闹闹地离开了云安寺。

  这边她们欢欢喜喜地准备回府,而云安寺这边,一众僧人瞧着那还在云安池里翻涌的玄武,个个都面露凝重。

  “师叔,这玄武出来得很是奇怪......这时间,根本就不是那......不是他该出来的时候啊。”一个僧人低声地跟为首的念清大师说着话。

  念清大师闻言点了点头。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69/69993/80756246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