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炮灰修仙成神路 > 抢婚(二)

抢婚(二)


  “好,家丑不能外扬。”

  “大刘说的对,大家赶紧忙活起来,这马上到正午了。魇王又是那么的嘴馋。”

  “嘘,这话可说不得。”

  夜临默默地啃了一口青苹果,消失在原地。

  二日后。

  吹啰打鼓好不热闹,陈诺慢慢的坐上花轿,由喜婆搀扶着。两次穿喜服,两次都不是因为自己喜欢的人。陈诺坐在轿子里面,在帘子合上的时候立马把头盖放下,默默的抓起一个百年好合的桂圆开始啃。

  这成婚只怕又是一场闹剧。

  魇王成婚自然是不同的,这一顶轿子,可是要游遍大街小巷。接受所有人的祝福。

  陈诺没有多大的志气,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吃点东西。

  可是外面唢呐的声音一直响,轿窗外的人山人海,像看猴子一样的看着她。陈诺的桂圆拿着也不是,放下也不是。

  在人海之中。

  子福也站在其中,等在过一个弯道,就他们的人冲出来打乱人群。用别的女孩子李代桃僵取代陈诺,花轿还是花轿,只不过里面的人换了一个而已。

  陈诺一脸郁闷的把窗帘子都拉下。

  夜临坐在她脚下,默默地替她捏腿,放松一下神经。

  陈诺分了一个苹果给夜临,寻思着这次的三波人马,子福、冉、魇王……低头问他,“你觉得这次会是谁赢?”

  “你。”

  夜临替她把鞋子拿出来,安抚着她的脚心,这招还是陈诺教他的。

  想要生活过得去,总得把人调教调教,让人顺着自己心意的方向走。

  陈诺来了兴趣,“你为什么会觉得是我?”

  逼仄的车厢突然间一阵颠簸,陈诺摔倒压倒在夜临的身上。夜临接住了她后立马变成影子。

  轿车帘子被人立马掀开,陈诺对上子福的眼神,笑的很温柔。子福冷着脸把她拖走,还塞了一个一模一样衣服的女人进来,这个女人穿着打扮还有头盖,都和陈诺的一模一样。

  外面横七竖八躺了一地,陈诺一出轿门,就幻化成本地居民的样子。子福也是一样。

  本来所有的人蜂拥进来,给着看新娘子。

  陈诺与子福直接在人少的地方逐个突破。

  这次护送轿子的人是弥,他打开花轿看了看。‘女人’还在,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。

  弥用众人毫无察觉的目光,轻轻撇了一眼小巷。

  跑了就不要在回来了。

  处在暗处的冉本来想要动手,却看子福完了这么一招狸猫换太子,打了不下上百场战争的弥居然没有出手!

  他就知道这一次是他输了。

  弥是狐狸的人。

  他同样也是魇王的人。

  陈诺被子福拖拽到一个破庙,他换了一身喜服。陈诺四处看了一下,破庙张灯结彩,外面挂着红灯笼,房顶上又是大红色的绸布。

  猛然间明白了狐狸的用意。

  子福笑的一脸幸福,他非常温柔的摸了摸陈诺的头发,“时间有限,地方也比较简陋,还请不要在意。”

  陈诺看着上面的三清,默默地抽了抽嘴角。

  原来这不是佛庙,是道观,难怪这么凄涼。佛庙的香火总是供不应求,道观盖在山上冷冷清清。

  子福拿过一个大红色的绸布递给陈诺,他大声的喊出来,“一拜天地!”

  陈诺知道这一只是他心中的一个愿望,也没有抗拒,默默地跟着他拜天地。

  “二拜高堂!”

  他们二人对着三清老祖默默地拜了拜。

  “夫妻对拜。”

  陈诺与子福互相拜,起来的时候,陈诺还撞到了子福的下巴。

  子福小小声地凑到陈诺耳边说,“送入洞房。”

  陈诺扭过头打趣的看着他,“你想在什么地方洞房?”

  “我……”子福有一些不好意思,耳朵和脸颊都开始渐渐发红,“反正是不会在这里。”

  夜临感受到他们的气氛,莫名的有一些说不上来的感受。陈诺永远都能站在阳光底下,而他永远只能相隔在黑暗。

  是因为爱她而来。

  却并不能够将她占有,只因他只是一个影子而已。

  影子有什么权利去拥有所谓的爱情?就连亲情也不配,只能维持貌似主仆的关系。

  “对了。”子福从芥子空间里面,拿出了一个人皮面具。慢慢的贴在陈诺的脸上,“给你换一个容貌,我们还能在这里逛一下。”

  其实还有没做完的事情,并不是因为想要待在这里游玩。

  但是子福并不想把事情全部都告诉给陈诺,他可没有那么闲,去增添陈诺的负担。

  “好。”

  对于狐狸。陈诺一直是抱着一种信任的态度。

  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。

  ……

  另外一边。

  魇王拜完堂,走进洞房才发现,竟然不是那个女人!他提起这只兔妖的脖子,手上的经脉咔咔作响,脸也是呈现充血的血红色,红的有一些慎人,“你、告诉我原来那个女人呢?”

  兔妖地呼吸有一些艰难,慢慢的把手抬起来,指了指魇王的手。示意他不放手,怎么知道事情的经过结果。

  魇王一松手,兔妖就变成原形,飞快地逃跑。

  魇王一只脚踩在她的尾巴上面,慢慢的,慢慢的踩压着。看着兔妖还是这么倔强,一把将其脖子弄断,吩咐外面还在等候的人,“把这只兔子拿去炖了。”

  仆人恭敬地进来接过兔子。

  第二天流言满天飞。魇王杀死自己的新婚妻子,并且把妻子煮了,吃的满嘴油光。未婚的少女看到魇王,从胆大爱慕到偷偷回避。

  态度的变化。让性格本来就阴晴不定的魇王,更加残暴。

  “昨天晚上那个小侍,你给我过来。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男子下意识地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,用刀划破自己的血,朝着魇王袭击而来。

  “呵,自不量力。”

  魇王以怨气为细茂注入进他的身体,在他的骨骼间一寸寸地游走,直道骨和肉完全的分离,变成一摊烂烂的肉。魇王才满意地放下左手,看着面前的一摊烂肉,大步的踩了过去。

  除了他。谁也不曾知道,这边曾经有一个活人,在一瞬间变成烂肉。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64/64966/66289464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