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喜上眉头 > 781 毒杀

781 毒杀


  “略有耳闻。”

  见他神情平静,章明注视了他一会儿,笑了一声,才继续说道:“说到这位张家大公子,确也是个少年天才,据闻此前抱着一副病躯,还考得了解元。这么一位扎眼的少年人物,我着实好奇地慌,便叫人去细探了探——”

  章拂面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变动。

  “可随口一问,才知这位张家大公子原是庶子出身,今年刚巧十九岁。且更为巧合的是,其生母,竟是湘西人士。”

  章明看着他,声音忽然低缓:“张家与苍家交好多年,此人又与苍家公子素有往来,师弟,你说,他会不会正是师父要找的人?”

  章拂答:“如此说来,倒颇有可能。”

  章明也不急不缓地吃了口茶。

  “师弟此前让我先去彻查与苍家暗中有往来者,倒没想到,明面上竟是漏掉了这样一条大鱼。这些年来,师弟竟对此人的存在丝毫不曾起过疑心吗?”章明轻声冷笑道:“这可不符合师弟行事一贯谨慎的作风。”

  “此事兴许确是我疏漏了。”

  “疏漏?可我昨晚已经看罢了师弟先前命人所拟同苍家往来之人的名册,其上所注,这位张家大公子非但是家中嫡出,年纪上亦比实际长了两岁——不知这究竟是疏漏,还是有心替其遮掩?”

  章拂看向他,语气依旧没有起伏:“难免会有疏漏。”

  “好一个难免。”章明笑着道:“即便我肯信师弟,可师父却未必肯信啊。”

  “那便不劳师兄费心了。”

  “你我同门一场,我怎能不替你多想一想。”章明提醒道:“还有五日,师父闭关便满百日了。”

  章拂不曾接话。

  章明又道:“师父的手段,师弟该是清楚的。与其到时自讨苦吃,倒不如眼下同我早些坦白了——看在同门之谊的份儿上,到时我必会向师父求情,也好叫师弟少吃些苦头。”

  这些时日来,他为了寻找天定之人的下落,已是焦头烂额。

  眼见师父就要出关,却不曾想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  起初他还不敢相信,只觉得师弟即便真有二心,却也绝不敢这般明目张胆,几乎已将谎言摆在了明面上。

  可眼下想来,这位师弟,可比他想象中要大胆得多!

  正因这张家大公子的身份太过显眼,是以他此前便是叫人去查,却也根本不曾往张家人身上想过。

  好在这位天定之人,正如师父所言那般,足够耀眼,便是叫人想忽视都不能。

  如今他掌握了天定之人的下落,又拿住了师弟的错处——

  日后,他便会真正成为师父身边最得用之人。

  想到此处,章明心底涌现出说不出的亢奋,这种亢奋与运筹帷幄,让他对面前之人愈发轻视,轻视之外,又衍生出了几分好奇。

  “我真的很想知道,师弟为何放着大好前程不要,偏要这般阳奉阴违,不顾后果也要同师父作对——”

  “师兄无需知道。”

  章明气得冷笑一声,也不屑再去掩饰语气中的阴冷:“看来师弟是执意要自讨苦吃了!”

  说话间,看向那两扇紧闭的房门:“道方,道境——”

  今日之事在禀明师父之前,暂时不可走漏风声,是以他只留了两位心腹徒弟在外。

  他话音刚落,便有两名僧人推门而入。

  二人双手合十,异口同声向章明行礼:“师父。”

  “将此叛徒拿下,押至密室内,等候发落!”

  “是!”

  其中一名僧人刚要上前,右手手臂却忽被另一名僧人制住,死死地压在了身后。

  下一瞬,对方另一只手已然扣在了他的喉部。

  章明瞳孔一缩。

  被制住的僧人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往日里最信任的师弟:“道境,你——”

  这平日里看起来内敛木讷,唯武功高过他些许的蠢人,竟是被章拂暗中收买了不成?!

  “你竟敢拿我来威胁师父!”他半点不惧,语气中还夹杂着讽笑。

  而下一瞬,那笑意便凝固在了脸上。

  对方只字未言,便利落果断地拧断了他的脖子。

  而后便松开了钳制他的手,任由他跌落在地。

  “师弟果真好手段,竟连我这亲传的徒儿都肯反过来为你卖命。”章明冷笑道:“可师弟未免也太天真了,这大永昌寺僧人数百名,如今皆听命于我,今日你说什么也不可能逃得出去。”

  说话间,已悄然做出了防备的姿态,边缓缓后退着:“即便你二人合力将我挟持,侥幸逃脱,可别忘了,你们身上可是被师父种下了蛊毒的。故而,我还是要劝师弟一句,休要再白费气力了。”

  他退至一架放置着佛经的书架前,单手在身后摸索着其中一道暗格。

  “我无意逃。”章拂看着他,道:“师兄也大可不必多言拖延时间,那剑,亦无必要再取了。”

  刚自暗格内摸索出了一柄长剑的章明闻言动作一顿。

  而此时,他忽觉腹部传来一阵剧痛。

  “道境……是你在茶中下了毒?!”

  他满眼狠戾之色,举起手中长剑便向那僧人刺去。

  可刚疾行了两步,那痛感突然再次加剧,甚至自腹部向四肢蔓延而去。

  “当!”

  长剑自他手中砸落在脚边,他一边后退着,一边戒备地看着站在原处未动的章拂二人。

  后背撞到了书架,他再难支撑地滑坐在地,短短瞬间已是脸色苍白,冷汗直流。

  他看向那僧人,道:“道境……你身中蛊毒,又能随他逃去何处,你若肯及时回头,我便当今日之事不曾发生……!”

  “苍老太太的蛊毒尚且有人能解,又何愁寻不到替我二人解蛊之人。”章拂道。

  那僧人垂首应了句“是”。

  他早已过够了这样被人牵制奴役的日子。

  什么虚无缥缈的前程,他俱不想要,他只想要离开这个地方,像一个人一样活着。

  章拂师叔能替他达成这个心愿,他认为即便是押上这条命,也值得去赌一赌。

  章明眼神巨变。

  师弟莫非已经找到了替苍家老太太解蛊之人?

  可他身上的蛊毒分明还在,每月尚需从他这里领解药压制!

  所以……并非是逃不得,而是不想逃!

  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58/58113/525556154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