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倾巢

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倾巢


    “你还是一如我初见之时,让我惊为天人。”韩立笑道。

  “初见之时,我可不记得你有对天人的敬畏,墨蛟那次,你……”南宫婉说到这里,意识到不对,话头连忙一止。

  这次,连脸颊上也飞起了两朵红云。

  韩立一把将她揽入怀中,眼中浮现出一抹追忆之色,缓缓说道:

  “说起来,还要感谢那头墨蛟,若不是误把其淫囊袋当做了蛟丹,你我之间……”

  “快莫要说……”饶是早已经结为道侣,南宫婉依旧觉得羞赧不已,抬起一根手指抵住了韩立的嘴唇,阻止他继续说下去。

  林间阳光透射而下,照在两人身上,微微有些暖意,丛林深处不时响起鸟雀清鸣,啾啾作响,山风过处,如素手轻拂。

  韩立便也不再继续说话,只是轻轻抱住他,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宁静。

  ……

  时间一晃,过去半月。

  南林仙域下辖的绝凡界,乃是众多仙域下属人界中,面积最小,天地灵气最弱的一界。

  此界之中,繁衍生息的十成十都是凡夫俗子,即便有那些天生便有灵根,具备修行资质的,也都是凤毛麟角中的少数。

  而正是因为天地灵气不足,仙药灵草自然也就贫乏,修炼资源更是少得可怜,往往结丹期修士就已经是万年难得一见的修行天才,至于元婴期的修士,就更是相当于老天爷一般的存在,是站在这一界顶端上的绝对强者。

  故而此界至今,仍然以世俗世界为主,更多的是武夫江湖和庙堂权术。

  至于那些高来低去的修仙势力,更多时候是宛如神祇一般的存在,只会出现在口耳相传的传说,和各种话本小说中。

  故而在这一界中,也很少能够看到那些修士之间厮杀比斗,毕竟踏上仙途就已经十分不易,连寿元极限都无法突破,更别说将命赌在结仇厮杀上。‘

  可这一日,此界北源国内第一修仙宗门,隐山门却被南疆国一死敌杀上了门。

  那南疆国死敌也不过是一介结丹中期修士,实力远不如隐山宗当今的宗主,后者早在数十年前就已经是结丹后期修士了。

  按理说,他是没有胆子杀上门来的。

  然而,事实却是此人非但直接杀上了隐山宗门内,更是凭借一手骨笛御虫之术,控制着大批毒物,将此门内本就不到百人的徒子徒孙杀了个干净。

  若只是些寻常毒物倒也根本无妨,可难缠的是这些毒物中还隐藏着不少极其罕见的灵虫,其中就包括二十八只尚未成长完全的噬金虫。

  一番厮杀之后,整个隐山宗就只剩下了掌门,和几位身负重伤的长老,被那人以灵虫毒物,逼到了宗门祖峰上的祖师堂前。

  其中隐山宗掌门,乃是一身形矮小,貌若稚童的华发男子,右侧肩头血肉模糊,连手臂带衣袖都给那二十八只噬金虫啃食了个干净。

  “不过是当年一个疏漏,导致你破境失败,何至于要如此赶尽杀绝?”掌门面色惨白,怒目望向那个以骨笛控制虫子蓬头男子。

  后者停下了吹奏,那些毒物灵虫便暂时停了下来,没有继续追杀。

  “这片天地灵气有限,根本不够支撑太多元婴期修士出现,你阻我一次后,我这一生恐……怕都再难破镜了,你说这仇,该不该报?”蓬头男子冷冷说道。

  “即便如此,你也已经彻底毁了我的宗门,该收手了吧……”掌门劝说道。

  “还差一步,只要你死了,你这隐山宗才算是真正的毁了。”蓬头男子不为所动,继续说道。

  说罢,他手中骨笛再次吹响,已经将峰顶围住的大片鬼物再次动了起来,朝着隐山宗掌门等人为了过去。

  就在这时,天地之间似乎有一声若有若无的震动声传来,所有人在那一瞬间都有所感应,但谁都没有在意,因为只是那一瞬的异动过后,一切又都恢复如常。

  紧接着,蓬头男子控制着的虫群中,突然起了一阵骚乱,原本整齐的队伍忽然乱做一团,那些普通毒物倒并无异样,只是其中的灵虫们却都纷纷脱离了控制。

  眼见于此,蓬头男子大惊,忙全力调动灵力,试图控制住那些灵虫。

  不成想他这一用全力,那些原本试图飞离的灵虫,更是陡然一转,在二十八只噬金虫的带领下,直接朝着他飞了过来。

  一阵凄惨大呼声过后,蓬头男子血肉全无,只剩下一具血淋淋的骨架还立在原地。

  目睹了这恐怖一幕的隐山宗众人心惊不已,却发现那些灵虫在杀了他之后,就高飞入空扬长而去,根本没有袭击他们的意思,而那些毒物也都纷纷四散而走。

  劫后余生的几人面面相觑,却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

  而在这绝凡界中部的一座雄伟山峰顶,与天相接的地方,此刻正裂开了一道数十丈长的空间裂隙,一群群形态各异的灵虫,正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,朝着其中飞掠而去。

  只是这当中几乎所有灵虫,在飞入裂缝的瞬间,就被空间之力撕成了碎片,只有数十只噬金虫安然无恙地飞入了其中。

  ……

  高昌仙域,螟蛉宗。

  一片隐没在万里毒瘴中低矮山脉,整个山腹几乎都被凿空,里面分布着一道道迷宫一般的通道和成百上千的宫殿。

  无数生着蚂蚁脑袋,却长着人类身子的异族之人,其身上皆穿着制式一样的黑色甲胄,正忙碌穿行在迷宫通道中。

  而此刻,在这山腹中最深处的一座巨大的地下宫殿中,却躺着一个体型巨大的白色蚁后,其下身肥硕雪白,看起来好似春蚕一般,上半身却与人族无异,甚至还长着一张绝美无暇的女子面容。

  就在这时,一阵若有若无的天地震荡一瞬袭过,那白色蚁后微闭着的双眼猛然睁开,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的惊喜神色。

  “难道说……不可能,不,一定是……一定是……”

  她有些语无伦次地叫了起来,身上荧光一闪,瞬间完全化作人形,变成了一个身着白色纱裙的妙龄女子,身上气息却赫然是大罗后期级别。

  “来人……”

  只听其一声高喝,殿外很快有七八道人影冲了进来,抱拳跪地。

  “我们等的这天终于来了,大军集结,倾巢而出……”蚁后朗声喝道。

  “属下遵命。”那八人听闻此言,先是一惊,紧接着也是一阵狂喜,纷纷应道。

  这一日,高昌仙域各处爆发了有史以来,几乎最大的一次虫潮。

  只是不知为何,这些好似相约好了一起暴动的灵虫,却并未袭击城池,而是遮天蔽日地朝着仙域内最高的竺元峰集结而去。

  有好事之人前去查探,发现竺元峰上空,不知何时,赫然出现了一道足有万丈之巨的空间裂隙。

  ……

  北寒仙域。

  冥寒大陆极北处的一片雪域冰原,终年暴雪肆虐,大地为万年玄冰所封,不仅人迹罕至,就连其他生灵也踪迹难寻。

  一座万丈冰山孤立其上,通体晶蓝,在暴雪掩盖中只能看到一个巨大而模糊的影子。

  毫无征兆地,一声“咔”的轻响,刺破暴雪中呼号的狂风之声。

  一块块巨大的冰山碎块从山体上剥离而下,发出阵阵轰鸣之声,将一个数千丈高的巨大蚕茧从中露了出来。

  只听“嗤啦”一声轻响,那巨大蚕茧忽然裂开一道口子,大片幽蓝光芒从中亮起,冲天的冰寒之气从中透射而出,几乎将四周百里内下落的暴雪都给冻结住了。

  蓝色华光之中,一个额前生着两道长长触须的白发男子,从中飞掠而出。

  其脸颊削瘦,线条硬朗,容貌看起来颇为英俊,一双眸子更是闪耀着幽蓝晶光,目光凛冽而充满异样的魅惑之感。

  他的身材颇为欣长,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皮甲,背后则还有四道蓝色光翼,正一下一下的闪动着,其身上气息竟赫然乃是大罗巅峰层次。

  “王,你终于要回来了么……”他幽蓝的目光望向暴雪遮蔽的天穹,喃喃说道。

  下一瞬,其四翼一扇,周遭涌起一阵强大雪暴,其身影却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  ……

  中土仙域,天宫大陆,天庭某处。

  一座通体翠绿恍如青玉的巨大宫殿中,一个短发赤膊,面如金刚,双眼怒睁,浑身肌肉虬结,将墨绿长袍撑得鼓胀的高大男子,正在一张翡翠王座前来回踱着步子,额前青筋微微隆起,神情颇为严峻。

  在其身前,还站着几名天庭神官,分明都是大罗级别强者,在此人面前却一个个垂手在身前,脸上皆是一副神色恭谨,又带着几分畏惧的样子。

  原因无他,只因这金刚一般的男子,名叫轩辕杰,乃是一位五行本源道祖,是站在天庭权力顶峰的“天道七君”中的一员。

  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除了壶梁仙君,就连桐秋也被暗杀了?”轩辕杰一把握住王座扶手,冷冷问道。

  “回禀天君老祖,轮回八子全部出动,以两人成组,在各大仙域猎杀前来参加菩提宴的各域强者,实在防不胜防。那两位都已经被暗杀,陨落了。”其中一人,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来,忙解释道。

  其余几人也立即躬下身子,不敢再说话。

  壶梁仙君倒不算什么,那位桐秋真人却是轩辕杰的一位故人之子,虽然来往不多,但那份香火情却一直都在。


  (https://www.touxsw.com/xs/17/17478/521377107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xsw.com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touxsw.com